你好,男神(短篇,完结)

王源这个人在生活上算是个二级残废,不会洗衣服不会做饭,内裤随便一扔,经常穿着两只不一样的袜子去上课。

他的发小兼室友刘志宏表示,王大源你之所以能活到今天,完全是因为长得好加上命好。说完这句话,他长叹了一口气,接着给王源这个小祖宗收拾房间。

从小到大,刘志宏一直扮演着王源的老妈子这个角色。从幼儿园开始直到高中,一直给王源善后。大学还给王源当了室友,从洗衣服到取快递,甚至是去楼下取餐,都一手包办。

“......这日子啥时候才能到头啊。”刘志宏蹲在阳台上,拿着根百奇很深沉的吸了一口,觉得很是悲伤。

王源走过来,也在他身边蹲下,抽了根百奇“嘎嘣嘎嘣”的嚼了起来:“你这是嫌我烦了?”

刘志宏的动作滞了滞,小心翼翼的斟酌着措辞:“也不是嫌你烦,就......咱俩天天呆在一起,别人都以为我是gay......”

结果到现在他还没有女朋友,还是一条干净利落的光棍。

他的话还没说完,就自己吞了回去。他不是gay,可眼前的王源是。虽然目前为止和他一样都是一条干净利落的光棍,但是老早就和家里出柜了。

现在这个社会,对同性恋虽然宽容了很多,可是gay还是异类。王源会不会觉得难过呀......

王源沉默了好久,只是抬起头望着天空,黑白分明的杏眼里有种莫名的忧伤,看的刘志宏一阵后悔。

就在刘志宏想跪下来给他源大爷磕个头认个怂的时候,王源转过头很哀怨的问道:“二文你啥时候给我洗袜子啊,攒了一盆了!我现在都没袜子穿了......”

妈个鸡哟你真是我源大爷!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
也就是这大学四年了,忍忍就过了。司马迁缺了个小鸡鸡都那么忍辱负重,何况是他器大活好的刘志宏!每次刘志宏给王源当牛做马的时候都这么默默安慰自己。等到大学毕业,他找到工作,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过自己的日子啦。

终于大学毕业了,王源现在在读研究生,并没有住校,而是住在学校附近一套父母买的的房子里,房客是......

以为自己终于得到自由的,找到了工作的刘志宏。

妈个鸡哟有完没完啊真是!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
刘志宏决心和他老母谈谈心。具体的过程不知道,但是结果是刘志宏在王源的房子里住下,继续给王源当老妈子。

“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。”刘志宏在自己的日记本中这样写道。

这句话时时鞭策着刘志宏。终于在他工作了一年以后,因为他出色的表现、疯狂加班不为加班费的感人行径下,打动了以严格著称的“千扒皮”,总裁易烊千玺。易烊千玺破例带着才工作了一年的刘志宏,去了北京的总公司。

临走前,刘志宏握着王源的手,简直泪如雨下:“大源儿,这么多年辛苦了。”我真的辛苦了。

“但是很抱歉,为了我自己,我现在必须去北京。”为了不给你当牛做马就算给我调去北极也行。

“以后你好好照顾自己。”别内裤穿三天,反过来接着穿三天。

“我还会回来看看你的。”哈哈哈哈哈做梦。

王源歪着头想了想,表情变得很是悲伤:“那以后谁给我做饭谁给我洗袜子谁给我打洗脚水?”

妈个鸡哟在你眼里我就真的是个老妈子呀!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
刘志宏看着王源的眼睛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王大源,你真是我爸爸。”

王源愣了一下,然后歪着头拍了拍刘志宏的脑袋:“乖儿子。”

“......”

气归气,但是毕竟二十多年的交情,刘志宏也不会放任王源不管,细细地写了一张王源在他走以后需要做的事情,然后告诉王源:“下一任房客我已经找好了,是我们总裁的大学同学。他下周一能搬过来,名字叫什么我给忘了......好像也姓王。在你上课的时候我已经带他看过房了,他挺满意,下周一过来直接签合同。少收了点房费,我让他多帮你做点家务。他好像是个处女座,还有点洁癖,所以你别脏的太过火......”

刘志宏说的多了,王源就有点烦,不高兴的抬头反问:“二文,你怎么还没走?”

你怎么还没走......

怎么还没走......

么还没走......

还没走......

没走......

走......

“你这个小白眼狼!”刘志宏仰天长叹,把钥匙还给王源,关上了门,拖着行李奔赴机场。

风萧萧兮易水寒,刘志宏一去兮终于他妈不用复还!哈哈哈哈哈哈哈......

哈不出来了。王源虽然是个小白眼狼,说话有时候有点噎人,但是实际上对人又好又温柔。

他的手机响了响,是王源的微信:“二文,去北京别给我丢人啊!”

啧啧,这家伙。

并!不!温!柔!

 

刘志宏走了以后,王源老老实实按照刘志宏留下的单子交水费交网费交电费,一天跑了好几个地方,累的想杀人。

好想念可以给他跑腿的刘志宏哦......

王源叹了口气,喝干了瓶子里的最后一滴水,出发去银行给自己的银行卡换一个带芯片的。刘志宏交代的很认真,千叮咛万嘱咐:“为了你的淘宝,为了你不出门,网银一定要换一个带芯片的比较保险!”

......哦,为了能安心当个宅男,还是去换一张带芯片的银行卡吧。

银行离王源家不远,王源进了银行,一边漫不经心的按了一个号,一边想着待会吃点什么。排到他的时候,他还是在神游天外,直到一个低沉而磁性的声音说道:“先生,你要办理什么业务?”

“我要......”王源在抄手和小面里纠结了半天,还是决心吃小面。然后他抬起头......

哦麻麻!这个人为啥长得这么好看!挺直的鼻梁,细长的桃花眼,细碎的刘海,英气的眉毛,脸上的每一处细节都像是经过仔细的推敲,长得刚刚好。

哦麻麻!你儿子找到自己生命的真谛了!

王源看着眼前的男人,觉得眼前似乎有无数烟花在盛开,一句话不由自主的说出了口:“我想要一个你。”

哦麻麻!我怎么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了!要死要死要死要死!

男人愣了一下,笑着对他说:“你去沙发那里等我一下,我五点下班。”

哦麻麻!他笑起来还有虎牙!好犯规哦!

等等,他说啥——?

王源吞了口口水,问道:“你们这里提供速效救心丸吗?”

 

男人五点的时候准时下了班,穿了了一件很商务的风衣,显得腿长腰细。他甩了甩头发,对王源抱歉的笑了笑:“让你久等了。我叫王俊凯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

“没事没有等很久。”王源偷偷蹭了蹭手心的汗,觉得自己心跳的速度一定飙上了一个新的高峰。“那个......我叫王源。”

“嗯。”王俊凯点了点头,“我知道,刚才看你的身份证了。这个名字很适合你。”

哦麻麻!我男神夸我的名字了!

王源一面对自己好感度比较足的人就怂,干巴巴的说道:“你的名字也很适合你。”毕竟你那么俊!

王俊凯“噗嗤”一声的笑了出来,看上去像一只大猫:“有没有人说过你有点呆啊?”

并没有!你是第一个!虽然你源哥有点生活废!但是也是辩论赛最佳辩手好吗!哪里呆!

“你家有什么食材吗?”王俊凯似乎也没想要王源的回答,自顾自的问道,简直不要太自然熟,让王源吃了一惊:“你真要去我家?”

“当然了。”王俊凯思索当然的点了点头,“你不是说你想要一个我吗?”

哦麻麻!我男神真上道!

王源拉了拉王俊凯的衣袖:“等会在药房门口等我一下,我要买一瓶速效救心丸。”

 

王俊凯用刘志宏剩下的食材做了三菜一汤,最后还觉得有点惋惜:“要是有葱花就好了。”

王俊凯觉得惋惜,但是王源吃的差点眼泪落下来:“好久没吃过这么让人感动的饭了!”

“......你是很久没吃过家常菜了?”王俊凯有点黑线。虽然他做饭真的很好吃他承认,但是好吃到流下眼泪他还是头一回见。

王源擦了擦眼泪,语气很是唏嘘:“你都不知道,刘志宏干什么都行,就是不会做饭,所以我俩天天吃外卖,那个滋味真是......我上次吃家常菜都是过年的时候啦。”

王俊凯伸出手拍了拍王源的头:“嗯,以后你要是想吃,我天天给你做。”

哦麻麻!我男神要和我许下终身啦!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人领回家给你看看!

王俊凯扒拉了几口饭,眼睛来来回回在客厅里扫视了几圈:“......你这个人,平时一定很随性。”

“还好啦还好啦,我就是那种特别追求自由的人,我跟你讲,我......”王源的眼睛也随着王俊凯在客厅里兜了一圈,立马变哑巴了。

......为什么刘志宏才走了两天,他家就乱成这样!内裤铺在茶几上当桌布就算了,袜子怎么还飞到了吊灯上!还有那盆吊兰是怎么做到在短短几天内,就由生机勃勃变成死气沉沉的!

王源僵硬着转过头,小心翼翼的举起手:“......你听我解释。”

王俊凯支着头,好整以暇的看着他。

王源歪了歪头,下了很大决心一般的问道:“......你听说过穿越吗?”

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,王源就编造了一个很大的故事,大意就是他刚才被人家给魂穿了,魂穿他的那个人特别爱破坏,就把他家给弄成这样啦!实际上他这个人干净又整齐,一天要洗八次澡!

王俊凯淡定听着王源胡诌,耳朵边全是“魂穿”,有点晕,但是还是很镇定的表示:“我只听过安利。”

“……”所以合着他刚才的话都白说了是吗!

“你有一天洗八次澡的时间,匀一次收拾收拾房间好吗?”王俊凯有点坐不住,站起来给王源收拾房间,“刘志宏真是说的一点错也没有……”

王源听到刘志宏的名字,大脑短路了一下:“……你认识二文?”

“二文是谁?”王俊凯的眼神很迷茫,后来也根据语境猜了出来:“你说刘志宏?”

看到王源点了点头,王俊凯才接着说道:“我是新的房客啊,刘志宏没跟你说?”

刘志宏当了这么多年的老妈子,后遗症就是记性不大好。王源有这么个老妈子这么多年,后遗症就是总不认真听老妈子说话。他回想了半天,模模糊糊的记起刘志宏好像提过这么件事:“姓王,处女座,洁癖,下周一过来签合同?”

“嗯。”王俊凯点了点头,“因为见过你的照片,所以在银行的时候我就认出你了。我有点忘记去你家的路了,才跟你回来,想着今天就把合同签了好了。”说到最后他好像还有点不好意思。

王源捂着脸,非常想痛哭一场!

难怪男神这么轻易就跟他走了!难怪!他就说男神怎么这么好勾搭!原来是因为男神是他的房客!

哦麻麻!对不起!我男神可能是个异性恋!

吃完饭以后,王源就和王俊凯签订了合同。房租不高,水电费全包,只是要求王俊凯承担家务就可以。但是看王俊凯郁闷纠结的表情,显然内心在做很大的斗争。

为了能和心目中的男神住在一起,王源信誓旦旦的表示:“以后我会给脏衣服分类的!”

“……你的分类就是指把内裤和袜子放到一起?”王俊凯剑眉一紧,内心更纠结了。

“……”王源觉得,为了让男神下决心住在这里,他还是闭嘴比较好。

最后让王俊凯下定决心住在这里的,居然是王源说可以在家里养猫。提到猫王俊凯就有点兴奋,整个人话都多了起来:“我们家林夕可乖了可有灵性了,现在才七个月大,简直是个小天使!爱干净又乖巧我真的好喜欢它……”

王源站在客厅里听着心上的男神碎碎念自己的猫,内心几乎是崩溃的。这年头,人怎么连一只猫都比不过……

“噗,你给你的猫起名叫林夕,真正的林夕知道吗?”王源一想到大名鼎鼎的创作总监林夕和一只猫同名,就想笑。

王俊凯抿了抿嘴:“其实林夕叫这个名字和那个林夕没关系。”

王源看王俊凯神色那么严肃,也不好意思接着打趣他,干巴巴的回了一句:“……哦。”

切,不就是一只猫吗,为啥叫林夕我还不感兴趣咧!

临走前,王源和王俊凯互加了微信。王俊凯刚带上门,王源就迫不及待的点开了王俊凯的朋友圈。王俊凯的朋友圈没什么东西,就是转一转心灵鸡汤什么的。

“怎么跟我妈的朋友圈似的啊……”王源看到这种心灵鸡汤就头疼,不耐烦的下拉了一下自己的朋友圈,就看见王俊凯刚发的一条朋友圈。

“终于见到ta了。”

卧槽?我男神见到谁了?

他心上的女神?

我男神的女神,那肯定得是天神那个级别的,特别厉害。

阿勒?我男神真的是个异性恋?系马达!把直男掰弯是不是特别难啊!

王源抱着手机站在客厅里一会摇头一会点头,过了半天才握了握拳,劝自己:“认真你就输了。”

 

周一的晚上,王俊凯如约带着行李入住。他本身的行李并不是很多,就是什么猫粮猫架子猫窝乱七八糟的带了一大堆,就差脸上印着“我是猫奴”几个大字。而林夕比王源想象中的更加可爱,灰色的皮毛蓬松柔软,小耳朵服帖而乖巧的趴在头上。见到王源它略微有些疑惑的歪了歪头,一双大眼睛略带不解的看着这个陌生人。

王俊凯收拾好东西从房间里出来,看到的就是这两个萌物瞪着大眼睛互相看的场景,不由得笑出声来。他走了过去,一把把林夕捞起来抱在怀里,柔声的说道:“林夕,和王源叔叔打招呼。”

“……王源叔叔是什么鬼!”王源听到王俊凯的话,忍了半天还是决定吐槽一下,“我今年才二十四!”

王俊凯看了王源一眼,慢悠悠的说道:“我们家林夕今年还不到一岁,叫你叔叔也不委屈你。况且……”说到这里,他忽然一笑,小虎牙露在外面显得他有点淘气:“我是林夕的爸爸,如果你是林夕的哥哥,那是不是也要跟着林夕叫我爸爸?”

林夕也不知道听没听懂,一直在王俊凯怀里喵呜喵呜的叫着,王源总觉得这个小家伙可能在嘲笑他。

王源觉得自己不能被猫给鄙视了,厚着脸皮道:“……哦,好的爸爸!爸爸我们今晚吃什么?”

王俊凯摸了摸林夕柔软的皮毛,笑的颇有深意:“今天晚上干爹给你做点好的。”

卧槽!干爹这个词不会太色情了吗!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
 

除了王俊凯有点强迫症、王源有时候没有生活常识以外,两个人相处的还是蛮不错。虽然有时候王俊凯比刘志宏更老妈子,但是他并不觉得王俊凯烦,反而很受用。

“毕竟我男神这么帅!这个世界是看脸的!”王源在电话里这么告诉刘志宏。

刘志宏的声音有点无奈:“听说我也很帅。”和源哥你大学的时候也是并列第一的校草好吗?

王源讲high了,并不在意刘志宏说了什么:“你也说了,是听说的!我跟你讲,这年头道听途说的事情都不准,做不得数的!”

“……”刘志宏无语的挂断了电话,一个人在北京总公司的办公室奋战。路过的易烊千玺看到这一幕很满意,决心给刘志宏加工资。

以前这家伙一个人能当三个人用,现在能当五个啦!

划算!开心!

这边王源被刘志宏挂断了电话,也觉得莫名其妙。想了想他就没纠结太多,从柜子里翻出了零食,准备去找王俊凯共享。

嗯,今天是一个特别的节日。

啊?你问是不是情人节?当然不是啦,是中秋节。

中秋节一般都是家人团圆的日子,但是王源似乎并没有这个自觉,提前好几天就问王俊凯中秋节有什么计划。

“你不回家?”王俊凯有点惊讶,“你不是本地人吗?”

“哇!你连我是本地人都知道?”王源看王俊凯的眼神多了几分崇拜,“哦老王你好厉害!”

老王这个称呼是王源自己定下来的,“咱俩都姓王,你比我大,所以你是老王;我比你小,所以我是小王”,王源当时这么振振有词的告诉王俊凯,王俊凯多次纠正王源无效,最后也懒得多说什么,听之任之。

王俊凯听到王源的话,掩饰性的咳嗽了一声:“刘志宏告诉我的。”

“二文怎么什么都跟你说,我简直没有隐私了……”王源碎碎念抱怨着前任老妈子刘志宏,完全没注意到耳朵尖悄悄红起来的王俊凯笑得有多痴汉。

王源念够了,就把林夕抱在怀里,一下一下摸着林夕柔顺的皮毛:“咱俩认识也两个礼拜了,你知道我那么多事,我对你一无所知,不公平!”

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王俊凯拆开一包薯条三兄弟,递了一根凑到王源嘴边。

王源张嘴吃掉了薯条,大眼睛不安分的转了转:“你姓嘛?叫嘛?从哪儿来?到哪儿去?家里几口人?人均几亩地?地里几头牛?说说说说说!”

王俊凯举手做投降状:“好好好,我说我说我说。我姓王,我叫王俊凯。今年二十五,大你一岁。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,所以在来重庆以前住在纽约。嗯,独生子女,目前和你住在一起,带着一只猫。是城里人所以没地没牛,源哥对于我的说法满意吗?”

“你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啊!”王源吃惊的薯条都掉了下来!“常青藤名校啊!你好牛!不过我还去过哥伦比亚大学呢!二文他表哥就是你们那个学校的!那次二文去看他表哥,我也跟着去纽约玩了好几天,好好玩呀!不过……”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,面带狐疑的看着王俊凯:“你不是哥大毕业的吗?不是应该在华尔街那种地方,成天忙的脚打后脑勺之类的?”

怎么现在在一个小银行当最基层的职员,每天被呼来喝去会不会太惨。

“华尔街已经不行了,我在摩根呆了一段时间,觉得还是中国发展前景好一点,就回来了呗。至于现在……你就当我体验生活吧。”对于这个话题,王俊凯似乎不想多提,三言两语带过,把话题引到王源身上:“你呢?到底为什么不回家?”

讲到这个王源就觉得有点泄气:“回家也没人,我爸妈是搞生物的,前几天打电话给我说最近要深入亚马逊,让我不要打电话给他们,反正打了也没人接。”从小到大都是这样,简直不能更惨。小时候他大部分的时间都住在刘志宏家里,可以称得上是老刘家的第二个儿子。

不过刘妈妈做的饭好好吃的!比自己老妈的黑暗料理不知道强上多少倍!所以他愿意给别人当儿子!俗话说得好,有奶便是娘!

王源说的随意,但是王俊凯听的很认真,削苹果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就割破了手。但是他似乎本人没什么反应,很认真的对王源说:“以后不会再有了。”

“老王你割破了手!快去包扎啊!创可贴呢!你等会我去找医药箱……”

看着王源忙前忙后,王俊凯心情很好的笑弯了眼睛:“只剩下你一个人的事情,以后不会再有了。”

好不容易给王俊凯的伤口包扎完毕,王俊凯去把染上血的苹果丢掉,王源抱过林夕,很坏心眼的把手上沾着的王俊凯的血蹭到林夕身上。窗外的月亮很圆,王源看着月亮,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忧伤。

也不知道男神刚才那句“以后不会再有了”是什么意思,男神的心思你不要猜啊不要猜。

王源低头亲了亲怀里的林夕,自言自语道:“唉,王俊凯的心思要是和你一样好猜那该多好,每天除了小鱼干也不用追求什么。”

王源的话说的没头没脑,林夕瞪着圆溜溜的眼睛也不知道听没听懂,轻轻地喵了一声。

那天晚上两个人说了很多的话,也喝掉了很多罐啤酒。其实大部分时间都是王源在说,王俊凯很沉默的听着。王俊凯是个很好的听众,不打断王源说的话,偶尔还迎合几句。

“老王,我觉得你……特别好。”王源又拉开一听啤酒,喝了一大口,打了一个饱嗝以后,缓缓地说道。

“哦?”王俊凯竖起耳朵,很认真的听着。

王源的眼睛很亮也很圆,比天空上挂着的月亮还漂亮:“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,我就在想,这个人怎么这么好看呀。”

王源的脸一点也没红,看起来还是很白,但是王俊凯能感觉出来他喝醉了:“王源,你喝多了,早点回去睡觉吧,好吗?”

“我没喝多,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。”王源摆了摆手,“以前我觉得自己最好看,见到你我才知道,你才是这个世界上,最好看的。”

王源说到这里,凑过去亲了亲王俊凯的眼睛,再说话声音里已经染上了一层哭腔:“你这么好看,所以你能不能喜欢我啊?”

王俊凯沉默的拍了拍王源的头,什么话也没说。王源似乎明白了他沉默之中所表达的含义,情绪很激动的反问道:“那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,一日三餐都给我做,家务活全包?”关键是,还该死的对他那么温柔。

“换做是谁我都会帮的。”王俊凯揉了揉太阳穴,有点头疼:“况且这个写在合同里的,是我的义务。”

“哦,我怎么忘了。呵,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多和我一样的同性恋。”王源一点一点退回了自己的位置,把头埋得很低:“……对不起,我知道了。”

 

从那天以后,王源和王俊凯就陷入了冷战。王源似乎在一夜之中成熟起来,知道自己洗衣服,知道内裤袜子不可以乱丢,知道要好好学习,每天都在学校解决好一日三餐,等到图书馆闭馆才回家,杜绝了一切可能和王俊凯接触的机会。

就这样过了半个月,王源今天回家,走到客厅里就看到了坐在一片黑暗中的王俊凯。王源稍感惊讶,但是想一想这似乎和自己也没有什么关系,就没说话,直接往房间走。

王俊凯似乎没打算放过他:“王源,你在躲我。”

王源开门的动作停了下来:“我想我可能给你带来了困扰。如果觉得我恶心的话,你就搬走吧。”还没喜欢王俊凯太久,所以这时候说这话还没那么痛。

王俊凯的半张脸都沉浸在夜色里,只有苍白的下巴暴露在月光下,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睛。就在王源准备进入房间的时候,王俊凯幽幽的开口:“王源,你所谓的喜欢来的和走的都这么快吗?”

王源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,就像一只被侵犯了地盘的猫,背脊变得僵直。可是最后他什么话也没有说,转身进了屋子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林夕居然窝在他的枕头边,一双大眼睛在夜晚亮的惊人。王源瘫倒在床上,把林夕抱在怀里,顺了顺它的毛:“王俊凯要是像你这么黏我就好了。”

林夕伸出粉嫩的小舌头,舔了舔王源的手。

 

第二天是国庆节,刘志宏从北京飞了回来,约王源晚上去KTV唱歌。

“我过生日的时候别说礼物了,连短信你都没给我发一条!”提到这个刘志宏就气愤,“你这就是典型的有同性,没人性!”

有同性,没人性是什么鬼!王源在冰箱里翻冰块,企图敷一敷自己肿起来的双眼:“所以你这是在提醒我,要叫你二文妹妹?”

“……你!”

眼看刘志宏的怨气要实体化冲出手机,王源就放低声音安抚他:“我今天给你买蛋糕。”

刘志宏还是很生气:“可是我还是好想揍你哦!”

“忍着。”王源随手把冰块放到桌子上,打算给林夕拌点猫粮。都中午了王俊凯也不知道去哪了,林夕饿的一直在叫。

打发了刘志宏,王源看着吃的很香的林夕,叹了口气,也给自己找了点东西吃,然后就换衣服出门给刘志宏买蛋糕。没有提前预定的蛋糕做的很慢,等到王源拎着蛋糕走进KTV的时候,刘志宏他们已经唱了好几回了。

“就等你了,情歌小王子!”刘志宏接过蛋糕,拥着王源走了进来。“来来来总裁,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我发小王源。”

王源有些拘谨的和易烊千玺点了点头。这次来的人里面很多他都不认识,所以只能被挤在角落里,和王俊凯面面相觑。

其实有点尴尬。

王俊凯似乎喝了不少酒,身上带着浓重的酒气。但是和那些因为喝了太多酒所以身上带着酒臭味的人不同,王俊凯身上的味道还是很好闻,王源觉得自己光是闻着这个味道,整个人都快要醉啦。

他好没有出息哦。

王俊凯甩了甩头发,率先打破尴尬:“你唱一首《心有林夕》给我听吧。”

王源有点吃惊:“你怎么知道我会唱这首歌?”

“我就是知道。”王俊凯今天的脾气似乎不怎么好,没说几句话就不怎么耐烦,“你唱不唱吧。”

王源其实很想拍案而起吼道“小爷我凭什么听你的”,但是一对上王俊凯那双波光潋滟的桃花眼,他拒绝的话就说不出口,接过麦克风,清了清嗓子,专注的盯着屏幕:“把灿烂的笑,交给镜头记录,完美地让所有人嫉妒……”

王源的声音很好听,像是炎炎夏日最清凉的冻饮,又或者是呆在空调房里挖西瓜,舒服的让人想张开身上的每一个毛孔。

一曲完毕,一个小姑娘就坐过来搭讪:“你唱的真好。”

“就……还行吧。”王源有点不好意思,害羞的笑了笑。

大家唱到十二点左右才散去,王源和王俊凯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,谁也没有开口说话,两个人的影子在路灯下变换着长度。差不多走到洪崖洞的时候,王俊凯忽然停下了脚步,给王源发了一条微信。

是一张图片,王源坐在电子琴前,一脸陶醉的唱着歌。右下角还有时间,是三年前。

王源有点惊讶的看着王俊凯,希望王俊凯能给他一个解释。

“三年前的今天,我第一次见到你。”王俊凯微微一笑,桃花眼里居然有水气弥漫。“我和千玺在学校旁边的酒吧里喝酒,看你在台上借乐队的电子琴唱歌,微闭着眼睛完全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,唱的就是那首《心有林夕》。我当时就想,这个男孩子唱歌这么好,长得也不错,日常肯定有很多人喜欢。

“如果那时候只是觉得你还不错,那么下台以后,你笑着对我打招呼,完全让我陷了进去。你知道吗,你笑的时候太好看了,眼睛亮晶晶的,让我的心软的一塌糊涂,只想把整个世界都捧到你面前,只要我有。

“但是千玺泼了我冷水。他说你一看就知道是出来旅游的,异地恋都那么难,何况异国恋呢?况且时间会磨平一切,你走了以后,我很快就会忘记你的。

“他平时说的话都很对,但是这一次,他说错了。以前看《情深深雨濛濛》,觉得里面那段‘书桓走的第一天,想他;书桓走的第二天,想他想他;书桓走的第三天,想他想他想他’好俗,可实际上,没见到你的第一天,想你;没见到你的第二天,想你想你,没见到你一个月,我想你想的快要发疯。

“为了不让自己真的发疯,我长这么大,头一次做事情不计后果,从纽约飞到了重庆,只为了能见你一面。”说到这里,王俊凯又低下头,给王源发了一张照片。“那天重庆有点冷,你穿了一件白色的外套,慢吞吞的往寝室走,像一只乖巧的小兔子。”

王源不知道为什么,居然觉得鼻子发酸。

“一年前,我觉得自己总算有能力站在你面前保护你,让你永远都笑的那么开心,所以从美国回来。说来也好笑,我总是不敢见你,别别扭扭的跟在你身后,去你去过的地方,吃你吃过的东西。我知道你除了榨菜什么都喜欢吃,最喜欢烤肠。想养只小动物,又怕自己照顾不好。

“八个月前,我在宠物店见到了林夕。它的眼睛圆溜溜的,做错事情就习惯性的卖萌,和你好像,所以我把它买了下来。

“一个月前,你出现在我工作的银行。我兴奋地想出去跑圈,但是还是按捺下来,给你办业务。你知道吗,你说你想要一个我的时候,我激动得差点疯了。

“二十九天以前,我终于和你住到了一起。以后,想一直都和你在一起。”

王源吸了吸鼻子,对王俊凯翻了个白眼:“那我当时对你告白的时候你还拒绝我!让我那么伤心!”

“你的告白来的太突然了,而且我怕太容易得到,你就没那么珍惜我了。”王俊凯伸手揉了揉王源的头发,气的咬牙切齿:“谁知道你那么快就放弃了,还摆出一副自立自强的样子!还有今天你对那个小姑娘笑的那么好看!我真是想当场办了你!喜欢我就老老实实喜欢我行吗?”

王源像捡到宝一样痴痴地笑了起来,王俊凯拉住他的手,正色道:“纽约距离重庆12214公里,坐飞机要26小时,我喜欢你喜欢了1096天,我手机里有3075张你的照片,现在我的嘴唇距离你50厘米。”王俊凯一边说着话,一边慢慢靠近,“40厘米,30厘米,20厘米,10厘米……”

剩下所有的话语都消失在深情地一吻里。

洪崖洞的灯光温柔,像是宫崎骏漫画里的平行世界。

“现在我的心和你的心,距离0厘米。”

END

评论(84)
热度(1821)

中二病的浅茉茉

最幸福的大概就是永远被深爱。

© 中二病的浅茉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