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715贺文】鱼京

图集戳

【我是只化身孤岛的蓝鲸,有着最巨大的身影。鱼虾在身侧穿行,也有飞鸟在背上停。】

 

王俊凯大学毕业以后,顺利拿到一家全球五百强的offer,当起了朝九晚五的上班族。

同学都是羡慕他的,毕竟他拿着优渥的薪水,还长着一张帅气的面孔,简直就是人生赢家。

可是内里的心酸,只有他一个人懂。

公司应酬,桌子上的人都是公司的上层,他一个新人,不得不跟着前辈挨个敬酒。红的白的啤的洋的轮番下肚,胃里就算再怎么翻江倒海,面上也不敢显出分毫。

酒局进行到一半,他的初恋,也就是他现在的女朋友打电话过来:“王俊凯,咱们分手吧。要是个男人就干脆点,别挽留我。”

王俊凯低低的应了一声:“好。”

不是毫无预兆的。在此之前,她新换的LV包,新买的channel套装,新戴的Cartier手镯,无一不在告诉他,王俊凯,你可能是被三了。

只是他的情感还在告诉他,怎么可能啊,她不是那种人。

那时候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,黑色长发安静披在身后的她,的确不是那种人啊。可以牵着他的手,在校园里逛上好半天,给买什么都不要,就拿了个苹果味儿的酸酸乳,喝上好久好久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她喜欢上了各种奢侈品,整个人变得势利起来。王俊凯不得不出去打工才勉强满足得了她的欲望。

他再也没见到那条白色连衣裙。好奇问起她来,她也只是嫌恶的撇了撇嘴:“地摊货。”

王俊凯不知道她说的是那条裙子,还是他们的爱情。

还没容许他伤感太久,前辈就推门进来:“王俊凯你快点!”

“来了。”王俊凯把手机揣到兜里,往脸上撩了点水,又奔赴酒局了。

哦,这次来混的。

凌晨两点的路边,他一个人赔着笑脸,给领导打车。等轮到自己的时候,手机没了电,手里的西装拧巴的像一团垃圾。

似乎也没那么难过。

凌晨三点的洗手间,他一个人蹲在马桶边,吐到最后什么都吐不出来,只能干呕着,脸苍白的像一张纸,没有一丝红晕。

似乎也没那么伤心。

凌晨四点的门诊,他一个人挂号买病历排队,脑门上疼出细密的汗珠。有个陌生的老奶奶看的心疼,问道:“孩子你没事儿吧?”他疼的说不出话,只能笑着摇摇头。

似乎也没那么悲哀。

凌晨五点的病房,他一个人躺在病床上,小护士问他:“你的家属呢?”

王俊凯闷声说了一句:“不在北京。”

被他掩住的眼睛,似乎有泪水落了下来。

 

【我路过太多太美的奇景,如同伊甸般的仙境。而大海太平太静,多少故事无人倾听。】

 

工作了两年,王俊凯已经从当初那个不懂人情世故的毛头小子,长成了独当一面的部门经理。总经理还表示,以后可能会带王俊凯去美国总公司闯一闯。

就在所有人以为王俊凯肯定会更加努力的时候,王俊凯查了查自己的账户,觉得攒够了那笔fuck you money,果断的辞了职,把辞呈拍在总经理的桌子上,转身收拾行李出门旅游。

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?世界那么大,我想出去走走。

凯鲁克亚在《在路上》这本书中写道:“我还年轻,我渴望上路。”

一年的时间里,他看到了很多的风景。

草原落日的余辉里,他见过依偎在一起的长颈鹿。天边的云彩红的像火。

阿拉斯加的雪地里,他见过缤纷炫目的奇妙极光。变换的颜色美的惊人。

东京迪士尼乐园里,他见过墨色天空中绽开烟花。一朵一朵绚丽而动人。

只是在所有的场景中,他下意识的想转过头和身边的人说话,却发现身旁只有一团孤单的空气。

这一年的最后一天,他站在纽约时代广场等着新年倒数。零点的钟声终于敲响,银色的大球缓缓落下,周围的人互相亲吻拥抱。他一个人站在别人的热闹里,轻轻对自己说了一句“新年快乐”。

繁花落尽终成空,空到尽头忆繁华。

王俊凯,新年快乐啊。

 

【我爱地中海的天晴,爱西伯利亚的雪景,爱万丈高空的鹰,爱肚皮下的藻荇。我在尽心尽力的多情,直到那一天。】

 

后来他没有告诉任何人,自己回了国,去了很多地方。最后他辗转到了广州,依旧没有找工作,每天拿着单反到处走走,拍一些照片,看一些风景,听一些人说话,写一些小东西,日子过得还算充实。

只是内心有一块地方,还是空空落落的。就像是一面阴冷潮湿的墙,任凭你如何涂白刷漆,还是觉得凹凸不平。

又是闲逛的一天,王俊凯在餐厅吃饭,吃到一半看到前女友走了进来,一边走一边和一个胖到流油的男人接吻。

她还是很漂亮,穿着他叫不上名字的定制风衣,完美的轮廓被很好地勾勒了出来。只是那张化了淡妆的脸,怎么看都让他觉得恶心。

王俊凯跑到卫生间里,扒着洗手池无声地干呕起来。

可是他什么都吐不出来,只能往自己的脸上撩了一把水,支起身子看着镜子里那个脸色苍白的自己。

就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。

等到他回去就坐的时候,他的餐盘已经被收拾下去了,整个位置很干净,像没有人来过一样。

他自嘲的笑了笑,推门走出了餐厅,在街上漫无目的的闲逛,不知不觉走到了广东博物馆。

广州九月份的天气热得要命,王俊凯扯了扯领口,走进了这个看上去冷气很足的博物馆。冷气足,人也就比较多。可能因为节假日的关系,很多父母带着自己的孩子出来玩。小孩子还都是天真烂漫的年纪,蹦蹦跳跳闹个不停。

王俊凯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,不知道自己来这里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。

跟着人流往前走,在海洋展馆忽然安静了下来,所有人都像是被调成了静音状态,安静的听讲解员说话。

讲解员的声音清亮而温柔,让人忍不住驻足倾听:“深海中孤独的鲸落,一座庞大而温柔的奇迹。”

展馆顶棚上悬挂着上百个蓝鲸标本,在蓝色灯光的照映下就像是依旧活在海洋里那般。讲解员站在人群的中心,五官清秀,一双大眼睛闪亮的像住了星星,柔软的黑发被灯光打上一层光圈,看起来就像是童话故事里小王子。

这是不知道为什么,王俊凯觉得这个讲解员的身边虽然挤满了人,但还是依旧荡漾着一层一层的寂寞。

就和他一样。

临走之前,王俊凯看了看这个讲解员的工作牌。

“姓名:王源”

 

【你的衣衫破旧,而歌声却温柔,陪我漫无目的地四处漂流。我的背脊如荒丘,而你却微笑摆首,把它当成整个宇宙。】

 

从那以后,王俊凯就盯上了王源。

王源总是来的最早,匆匆的啃完两个包子就很勤快的擦展台收拾卫生,闲下来会仰头看着顶棚的蓝鲸标本,脖颈弯成一个很漂亮的弧度。

王源每天都在重复一模一样的讲解词,每个地方的停顿、表情、语气都差不太多,但是说到“深海中孤独的鲸落,一座庞大而温柔的奇迹”的时候,眼睛里有着说不出的独特感情。

王源每天中午都自己一个人吃饭,拿着一个蓝绿色的小饭盒,食量很小。

王源每天下午都会累一点,因为下午游客会多一些。遇到小孩子的时候他会格外耐心,整个人似乎也会变得开心一点。

王源每天都是最后一个离开博物馆,坐715回家,回家的路上会买一点简单的晚饭。

渐渐地,王俊凯不甘于仅仅在工作日观察王源,终于在王源休息日的时候,跟踪了他一天。

休息的日子王源也起的很早,照例在楼下买两个包子,一边走一边漫不经心的啃着,然后坐上了715。

715很破,没有空调,车身上印着成片成片早已脏兮兮的向日葵,开动起来车身会发出“吱嘎吱嘎”的声响。车上的人不多,行驶的路线也比较安静偏僻,王源一个人坐在最后一排,把窗户开的大大的,让风把自己的头发吹得乱七八糟,开心的一双眼睛都眯成了月牙。

一遍一遍一遍,漫无目的,只是享受这场一块钱的兜风。

下午王源独自看了一场便宜的电影。破败的电影院,没有人气的电影,在角落里亲亲我我的情侣。王源坐在电影院的正中央,周围没有人。他眼神放空的盯着屏幕,不知道看进去多少。

散场以后,王源买了一些便宜的鸡肝,慢悠悠的走到楼下喂给流浪狗,然后对着流浪狗说话:“今天的阳光真好,不知道你感觉怎么样啊。”

王源一直说话,说了好久好久。流浪狗也很有耐心,等王源说完“老伙计,谢谢你了”以后,就蹭了蹭王源,慢慢地走远了。

王俊凯想,王源摸着流浪狗,又喂给它鸡肝,只是想让它不要走,能陪自己说说话吧。

其实我可以陪你说说话的啊。

还没容王俊凯行动,王源已经直起了身子,一个人缓缓的往家走。

路上只有他一个人,可是他的背脊依旧挺得很直。就像有一层不可见的海水,幽蓝幽蓝的,密不透风的包围住他。

王源的休息日只有一天,第二天就得上班。王俊凯早早就到了博物馆,又看见王源一个人坐在长椅上,仰着头看顶棚上的鲸鱼标本。

王俊凯坐了过去,把自己的耳机塞到王源的耳朵里。王源吓了一跳,但最终还是接过了耳机,安静的听了起来。

海水渐渐没过头顶,海底深处传来一声声鲸鱼的叫声,孤独的很。

听到最后,王源忍不住泪眼朦胧。

王俊凯摘下了王源戴着的耳机,轻声的对他说道:“因为特殊的频率,世界上涌现了越来越多的‘孤独鲸鱼’,它们是深海中的温柔孤岛,在深海千米以下寂寞的游泳,用歌声解愁,没有同伴倾听。即使歌声可以穿越北半球,也不会得到任何鲸的回应。”

“我叫王俊凯,我知道你叫王源,今晚,你可以陪我去看海吗?”

王源揉了揉眼睛,微笑对他说:“好啊。”

 

夜晚里的海边微微的有些凉,两个人找了个位置随便坐了下来,谁也没说话,双双出神的望着海面。

深色的海面铺满白色的月光。咸而湿的风吹在脸上。海浪打在沙滩上,又退了回去,如此反复乐此不疲。在岸上隐隐能看到对面岛屿上的点点灯光。

王俊凯转过头看着王源,露出两颗小虎牙,笑得真心实意:“谢谢你能来陪我。”

王源摆了摆手:“这不算什么......”

“不,这对我意义重大。”王俊凯抬起头看着星空,“今天是我的生日,能有个人陪我,感觉真好。去年这个时候,我在异国他乡,拿着一块小蛋糕一个人去海边看海,等到十二点对自己说了一声生日快乐。”

王源拍了拍他的肩膀,似乎想说一些安慰的话,只是最后什么都没有说,丢下一句“你等我几分钟”就跑得没了踪影。

一会儿他就喘着粗气回来了,手里还端着什么东西,在黑暗中王俊凯看的不是很真切。没过多久,那燃起来的火光就照亮了他的脸,王源拿着用好丽友派临时拼凑成的“生日蛋糕”,笑眯眯的对他说:“生日快乐啊,王俊凯。”

王源的眼睛,比天空中最亮的星星还要闪亮。

瞧,王俊凯,你不是孤身一人了。

你遇见了,和你相同频率的王源。

 

【你与太阳挥手,也同海鸥问候,陪我爱天爱地四处风流。只是遗憾你终究,无法躺在我胸口,欣赏夜空最辽阔的不朽,把星子放入眸。】

 

从那以后,王俊凯就和王源熟了起来。王俊凯再也不用躲躲藏藏的跟着王源,正大光明的在王源面前刷存在感。他甚至申请了志愿者,每天都和王源黏在一起。

对此王源表示很纳闷:“王俊凯,你不上班?”

王俊凯擦着展台,回答的很随意:“我算是自由撰稿人吧,每天就随便写写沿途见的风景什么的,在杂志上有个专栏。唔......我的笔名叫Karry,你应该没听过。”

“《路上》杂志的那个Karry?”王源迟疑了一下,“接近两年时间内去了很多国家看了很多风景的那个Karry?”

王俊凯点了点头:“你也看那本杂志?”

“嗯。”王源用力的点了点头,冲他微微一笑。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隐隐觉得王源的笑容很苍白。

从那以后,他感觉王源在躲他。

上班的时候变得很沉默,问十句话也不会答上一句;午饭不再和他一起吃,宁愿和不相熟的人挤在一桌;下班以后走的很快,还没等王俊凯换完衣服这人就不见了踪影。

王俊凯攥紧了拳头,指甲狠狠地戳进自己的手心。

如果没有王源,自己成天跟个傻子一样,跑到博物馆来做志愿者,到底是为了什么?

王俊凯给王源发了一条短信,约他休息日去石室圣心大教堂。

“来广州这么久还没去过石室圣心大教堂呢,周一你陪我去逛逛吧。”在短信里,他这么写道。

王源没回他,但是赴了约,比约定的时间早了很久。王俊凯大老远就看到门口那个穿白色上衣的瘦削身影,不自觉的扬了扬嘴角。

教堂是石结构的哥特式建筑,塔尖高耸,庄严而肃穆,让你除了感叹它的宏伟,只能感叹它的宏伟。

进教堂的时候正好赶上唱诗班在唱歌,两人挑了最后一排的位置坐好,忽然沉默了起来。良久,王俊凯才说道:“你在躲我。”

他的语气笃定的让王源没办法否认,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“为什么?我觉得我们很有默契啊?难道这一段时间和我呆在一起,你觉得很郁闷?”王俊凯忍不住把自己的疑惑问出口。

王源抽了一本圣经拿在手里,下意识的抠着页角:“这段时间,托你的福,我过得很充实。”

“那......”

“你终究要离开的不是吗?你是志向环游世界的Karry,不会一直留在这里的。”王源自嘲的笑了笑。阳光透过教堂的五色玻璃窗户,在他的脸上留下一块块斑驳的影。

“我......”这是实情,王俊凯无法反驳。“那你可以跟我一起出去走走啊。”

王源脸上的自嘲更盛:“我凭什么?凭我那每个月不到三千的工资吗?嗯?”

今天的阳光很好,甚至都能看得到空气里的细小尘埃。王源叹了一口气,放下了手中的圣经,往外面走。在他临离开以前,王俊凯轻轻说了一句:“你凭我啊。”

王源的脚步顿了顿,最终还是没有回头。

从那一天以后,王俊凯再也没有去过博物馆。

习惯了两个人,又重新变成形单影只,真是让人觉得不适应。王俊凯看着自己点了两份食物,坐在位置上沉默了很久。

大概是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吧。

夜里的时候,他一个人去了广州塔。塔顶的风很大,呼啦啦的吹起了他的头发,让他不由得想起了坐715兜风的王源。

广州的夜景很美,到处灯光璀璨。

只是没有一盏灯,为他而亮。

 

王俊凯还是决定破釜沉舟一下,最新一期连载的最后写了一段话:

在认识你以前我始终孑然一身,觉得世界上只有自己一人,从来没有过信仰,也不相信命运,直到遇到你。

你看我的时候眼睛里像是住了星星,我忽然羡慕起能和你擦肩而过的甲乙丙丁。

我给不了你多少温暖,但是有个词叫做尽我所能。

其实写到这里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,就是想问问你,以后专栏作者的名字后面多一个你的名字,你愿意吗?

还有一个问题,你愿意陪我一起去看真正的鲸吗?

 

不久以后他收到一条来自王源的短信:“好啊。”

王俊凯捧着手机,在床上笑成了一朵灿烂的波斯菊。

 

【你的指尖轻柔,抚摸过我所有风浪冲撞出的丑陋疮口。你眼中有春与秋,胜过我见过爱过的一切山川与河流。】

 

为了能看到真正的鲸,他们去了澳大利亚的黄金海岸。每年的五月份到十一月份,鲸都要从南极游回到南回归线附近暖和海域繁衍,而黄金海岸的海域是它们的必经之路,成千上万头鲸会陆续路过这片海域。

看鲸当然不是在海滩边就可以,要出到公海去,航行大半个小时。当天的风浪很大,一路上就像坐过山车一样,刺激的很。王源有点晕船,捧着呕吐袋,小脸苍白。

王俊凯心疼的不得了,可是什么忙都帮不上,只能递给他一瓶水,顺便轻轻地拍一拍他的后背,那句“我们回去,不看鲸了”几乎就要脱口而出。

只是,王源是多么多么的喜欢鲸啊,不能让他失望。

经过两个小时的等待,鲸终于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。王源看着它喷着水跃出海面,几十吨的庞然大物出现在自己的面前,高兴地直拍手:“哇,这就是鲸啊!”

王俊凯握住了王源的手,小心翼翼的把人护在怀里:“嗯,这就是鲸。”

唯愿你一世平安喜乐,长命无忧,我的王源。我独一无二的王源。

 

后来他们陆陆续续又看了很多风景,遇见了很多人,杂志专栏Karry的旁边出现了一个叫做Roy的新名字,专栏的文字也比以前多了些温柔,读起来让人觉得内心柔软。

曾经在专栏里,有这么一段话:“人生而孤独,无关爱情,无关终老。只是能在这短短时光内遇见你,我三生有幸。以后的日子,我愿与你共黄昏,我愿问你粥可温。”

有句很庸俗的话,你们一定听过。

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。

庸俗,俗得很,只是放在他俩身上,又形容的恰好。

 

【曾以为我肩头,是那么的宽厚,足够撑起海底那座琼楼。而在你到来之后,它显得如此清瘦。】

 

兜兜转转两年的光景,他们又回到了广州,一起去了王源工作过的博物馆,一起逛过的教堂,最后到了王源第一次为王俊凯庆生的海边。

海边热闹得很,一群年轻人在野营,海滩上燃起了篝火,大家围着篝火唱歌、跳舞,笑声传的很远很远。

两个人远离人群,在岸边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,随意聊了一些小时候的趣事。

“在我小的时候,我一直把鲸叫做鱼京。”王俊凯开了一罐啤酒,递给王源。

王源愣了一下,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王俊凯歪着头想了想:“那时候我才四五岁的光景吧......我妈带我去博物馆,好像就是你原来工作的那个博物馆。那时候博物馆还没有现在这么好,简陋的很,也没什么人。到海洋展馆的时候,我妈去了卫生间,就留我一个人站在原地,看着蓝鲸标本。呃,那时候的蓝鲸标本只有一个,而且是放在地上的那种,不像是现在这样悬挂在顶棚上。”

说到这里,他停顿了一下,似乎在回忆:“还有一个小男孩和我一样,站在原地等自己的妈妈。我当时不识字,也不知到底那是什么古怪的大鱼,就问他。他看了看讲解牌,告诉我那叫鱼京。我心里想这真是个古怪的名字,不过它那么大,就像那么大的首都要叫北京一样,那么大的鱼,应该就叫鱼京吧。”

王源听完以后笑了笑,轻声的说道:“原来是你啊。”

王俊凯没怎么听清楚王源说了什么。事实上,他接下来要做的一件事情让他万分紧张,手心里全都是汗:“王源,你还记得我在博物馆长椅上给你听的鲸之歌吗?”

王源点了点头:“就那个相同频率的鲸?我记得。”

王俊凯擦了擦手心的汗,轻声的问道:“如果有一天,拥有特殊频率的鲸遇到另一只相同频率的鲸,彼此只能听到对方的声音,会不会是一件奇妙而又幸福的事情呢?”

王源没有回他,只是对他笑,篝火倒映在他的眼睛里,温柔的醉人。

 

【我想给你能奔跑的岸头,让你如同王后。】

在王源很小的时候,他妈妈曾经带她去过一次广东博物馆。就如同王俊凯所说的,那时候的博物馆很简陋,人也不是很多。

到海洋展馆的时候,他妈妈去了卫生间,让他站在蓝鲸标本下面等自己。

展馆大的空旷,小小的王源蹲在蓝鲸标本下面,缩成一团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小男孩走了过来。小男孩的五官清秀,细长的眼睛,眼尾微微上扬,笑起来会露出一对小虎牙。

小男孩绕着巨大的鲸鱼标本走了一圈,然后走过来问他:“这是什么鱼啊?”

他也不是很清楚,凭借自己认识的几个少得可怜的字,看了一眼讲解牌,告诉小男孩:“鱼京。这是鱼京。”

小男孩刚想开口说话,就被自己赶来母亲带走了,临走之前只来得及说了一句“再见啦”。

那么,以后应该会再见的吧?

毕竟地球是圆的,他们一个向左,一个向右,总有一天是会重逢的。

抱着这个念头的王源,在毕业以后,毅然决然的来到了广东博物馆工作,每天解答小朋友们的疑问:“这是什么鱼啊?”

鱼京,这是鱼京。

 

“原来是你啊。”

-END-

BGM周深《化身孤岛的鲸》

全文7150字。

第一部分内容改编自知乎,个别情节来自fo我的小天使。

王源视角 @一只闹钟 

这是我理解的凯源啦。不必多露骨的告白,但是他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。

夏秋快乐。

评论(45)
热度(982)
  1. 笑朗书笙亦悠悠中二病的浅茉茉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爱学习的小追
  2. 君晓_中二病的浅茉茉 转载了此文字

中二病的浅茉茉

最幸福的大概就是永远被深爱。

© 中二病的浅茉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