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只喜欢你【短篇完结】

公司总有些做不完的事情,王俊凯尽量能推掉的就推掉,但还是迟了一些。给家里打电话也没有人接,等到一切都搞定的时候,他立马拿上西装外套冲到了楼下,开车直奔蓝绿幼儿园。但还是迟了,幼儿园已经关闭了,小小的球球背着小书包坐在门口,一双大眼睛乌溜溜的看着他。

王俊凯把自己的外套披在球球身上,把球球抱了起来:“对不起,爸爸来晚了。”

球球抱住了王俊凯的脖子,把小脑袋埋进他的颈窝里,轻轻地蹭了蹭:“没关系爸爸,球球爱爸爸。”

忽如其来冒出来的一句“球球爱爸爸”,差点让王俊凯的眼泪流了下来。可是到最后,王俊凯什么都没有说,把球球放到副驾驶的儿童座椅上,发动了车,往自己父母家开去。

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八点了,凯妈看见王俊凯抱着快要睡着的球球进门,气就不打一处来:“你瞧瞧你当年做的荒唐事!我和你爸一有事没办法去接球球,球球就得坐在幼儿园门口等你!不是我说,这幼儿园也太不靠谱了,家长没来呢就敢把孩子一个人扔在那里......”

不知道是不是凯妈说话的声音有些大,球球悠悠转醒,搓着眼睛,迷迷糊糊的朝凯妈伸出了怀抱:“奶奶抱!”

千万句想埋汰王俊凯的话都堵在嘴里了,孙子大过天,凯妈白了王俊凯一眼,立马抱着球球,去张罗着吃饭。

吃完饭球球困得都快睁不开眼睛了,王俊凯把儿子抱到卫生间给洗了澡。洗头发的时候,球球碎碎念一般的给王俊凯讲学校发生的事情:“今天上午老师教我们唱《数鸭子》,可是爸爸你早就教过我啦,老师还夸我唱得好。中午的时候吃了蛋炒饭还有很好喝的糖,还吃了烤香肠,特别好吃。中午睡觉的时候奥斯汀非要睡到我旁边,易哥哥不乐意,他俩就打起来了。”

奥斯汀是和球球一个班的外国小孩,金发碧眼的很帅气,身量也比同伴的同学要高大一点,是纯种的美国人。但是也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,一张嘴说话,一股东北大碴子味。

至于易哥哥......是易烊千玺的儿子。他们这群人里,看上去最轻狂最不定性的易烊千玺,反倒是一毕业就结了婚,隔了一年就有了孩子。小孩比球球大半年,却显得沉稳很多。本来都以为易烊千玺闪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,没想到居然夫妻俩恩恩爱爱的过了这么多年。

反倒是自己......

想到这里,王俊凯不由得摇了摇头,专注的给儿子洗澡。

躺到床上的时候,球球困得不要不要的,还是努力睁开眼,问王俊凯:“爸爸,你今天也很爱我吗?”

“嗯。”王俊凯轻轻地在球球的小脸上亲了一口,“不只是今天,明天、后天、大后天,爸爸会一直一直很爱你。”

得到了满意答复的球球很安心的睡了过去。王俊凯躺在他身边,静静地看他看了很久,才推开门走了出来。

走出来就是他老妈那张怒气冲天的脸:“王俊凯,你打算什么时候给球球找个后妈!”

从自己身边没人开始,凯妈就一直在问这个问题,问的他头都大了。今天实在是没有精力敷衍她,王俊凯捏了捏鼻梁:“妈,我喜欢男人,所以我这辈子都没办法给球球找个后妈了。”

说完这话,他也不管自己妈会不会炸,直接扭过头去卫生间刷牙洗脸。没想到他妈居然跟了过来,一脸“你这个小淘气”的表情:“哎呀,妈就知道你单身了这么多年,肯定是因为不喜欢异性,所以这次我给你找了个男生相亲!明天你正好休息,中午和他出去吃个饭!”

这次轮到王俊凯蒙圈了:“妈,我是同性恋啊,你不介意?”我拜托你介意一下,我并不是同性恋我也不想相亲。

他妈哼着歌直接转身走了:“你身边有个人我就谢天谢地了,就算你喜欢狗我也得想办法给你找个称心的啊!”

“......”

王俊凯洗漱完毕,钻进了儿子的被窝,把这个小火炉搂进了怀里。

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。天塌下来,他还有儿子呢。

 

夜慢慢地深了,一群人的夜生活却刚刚开始,王源看着自己闪个不停的手机,没有办法还是得先撤。

刘志宏猛灌了一口酒,不耐烦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:“源哥,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你怎么磨磨唧唧的啊!”

“我妈要我回家,我也没办法,我要是不会,她断我生活费你养我啊!”王源拍了拍刘志宏,转身从酒吧里走了出来,眼神分外的恋恋不舍。

我的!

夜生活!

才!

刚刚开始!

就被!

扼杀在!

摇篮里!

撕裂吧!

这个!

残忍的!

世界!

啊自己真是个诗人呀!王源洋洋自得了一会儿,没过多久又皱起了眉头,闷着头往家赶。果然回家一开门,就看到自己的老妈坐在客厅里,很是不待见的看着他:“王源啊,你也老大不小的了,收收心好不好?”

“No~”王源撩了一把自己的头发,“我才二十六,正是如花一般的年纪,怎么能束手束脚?况且妈你也知道,我不喜欢女人呀。”

“是啊,如花一般的造型。”源妈自己嘀咕了一句,“二十六了研究生还没毕业呢好意思说。”

这话王源就不是很爱听了:“什么叫二十六了研究生还没毕业呢,我这叫为了艺术献身!我——”

“好好好好好。”源妈摆了摆手,显然不爱听自己儿子那一番长篇大论,“你喜欢男的不是吗?我给你找了个男的相亲,明天中午一起去吃顿饭。”

王源的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一样:“我不去——”

源妈直接把王俊凯的照片丢了过去。

“——我不去那是不可能的!”王源看见照片眼睛都亮了,直接拿起来揣到自己的怀里,“具体几点啊,我肯定准时到!”

今晚做个面膜,明天把这帅哥拿下!

......一个颜狗的悲哀。

 

王俊凯本来是不想去的,但是架不住自己老妈一个劲儿的嘀咕,说什么对方是自己广场舞好姐妹的儿子,不去简直是打脸,况且球球上钢琴课去了你在家闲着也是闲着,出去见个面儿呗?没准人家可对你胃口了呢!

王俊凯被啰嗦的烦不胜烦,最后只能拿着车钥匙往楼下走。走到楼下的时候,又听见自己的老妈在嚎:“给人家送回家啊!礼数要周全!”

......服了。

到餐厅的时候,对方已经到了,在715号桌坐着,穿着简单的t恤,露出一段雪白的脖颈,另外一只手一直在摸着头发,似乎很没有安全感的样子。

王俊凯走了过去,打了招呼:“不好意思来晚了,我是王俊凯。”

对方的脸立马红了起来,战战兢兢的朝他伸出了一只手:“你好,我是王源。”

王源简直觉得日了嘟嘟。

今天的美容觉还没睡够呢,他妈就把他从被窝里挖了出来,直接拎着他去了发廊,把他那一头狂炫酷霸拽的金色长发给染成庸俗的黑色,关键是还给剪短了!

从他高中起他就再也没让自己的头发变黑过好吗!卧槽这对于他来说,无异于把他脱光了让他去街上裸奔好吗!

不止这一点,他老妈还把他那些帅气的衣服给扔了!让他穿这么土的衣服出来见帅哥!靠靠靠,今天肯定要黄啊!

他正胡思乱想呢,帅哥就开了口:“你高中是......八中的吗?”

王源的眼睛立马亮了起来:“帅哥你听说过我?”

虽然“帅哥”这个称谓让王俊凯觉得浑身上下都不怎么舒服,但是他还是点了点头。

王源这个人,在八中,不可能没人听说过。

高一新生刚入校的时候,就顶着一头猖狂的白发进了校园,在人群里看着都扎眼。开学典礼那天,王俊凯代表学长学姐讲话,站在礼堂的舞台上,下面黑压压的一片,居然都能清楚的看到那颗转来转去不安分的白色脑袋。

更让他诧异的是,一向以严苛著称的教导主任,居然什么也没说,放任王源顶着那个白脑袋,每天穿着奇装异服就是不穿校服上下学。

......想不知道都难。

易烊千玺神秘兮兮的凑过来:“你知道为什么教导主任不管吗?”

王俊凯摇了摇头。

“这小子是咱们市的中考状元,本来都以为他会去南开,谁知道来了咱们学校,那肯定是众星捧月一样的供着呀。”易烊千玺说道这里还感叹了一声,“该死的学霸!”

后来的王源,越发的猖狂,一个月头发能换好几个颜色,给他们班班主任气的差点背过气去了:“王源,你敢不敢顶个调色盘来上学啊?”

事实证明,王源还真敢。

第二天王源就染了个鹦鹉头,五颜六色的很是灿烂。他们班班主任的脸更是灿烂,“嘎”一下的就抽过去了。

可是没有办法啊,人家是年级第一。月考期中考期末考,就算是个小测验那都是永远的第一,经常甩第二名十几分,成了八中不折不扣的学神。

后来大一他们同学聚会的时候,还听到了王源的近况。

“那小子真行,一声不吭的就跑去学艺术了,这下子不仅是班主任,教导主任都‘嘎’的抽过去了......”

后来王俊凯就作为交换生出国了,也不知道这人后续发展怎么样了。总不可能真顶着艺术生的头衔考了市状元吧,多打其他考生的脸啊。

王源很认真的想了想:“状元我还真没考上,毕竟出去学艺术花了不少时间。”

王俊凯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。看来这人也不是神啊。

喝了一口奶茶,王源才慢悠悠的补充道:“不过在八中我是第一。”

......该死的学霸。

后来又乱七八糟讲了一些别的东西,王俊凯实在是觉得词穷了。一个在金融公司工作,一个还在学校念研究生,还学的是抽象的美术,实在是没有共同语言,王俊凯觉得自己比谈生意的时候还累。

看看时间已经三点了,王俊凯决定开门见山:“和你聊天很愉快,但是其实我......”他想了想,还是没有把“同性恋”三个字直接说出来,换了一个比较委婉的说法,“其实我不喜欢同性,那是我为了不让我妈啰嗦的权宜之计。”

王源难得很斯文的用餐巾擦了擦嘴,轻轻地一笑:“男人在遇见自己真心喜欢的男人之前,都以为自己喜欢的是女人。”

王俊凯有点没听清楚: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没什么。”王源轻轻一笑。

王俊凯张嘴刚想说些什么,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。他对王源说了声“抱歉”,就接通了手机,是他老妈:“王俊凯啊,我忘了我和你爸今天有点事儿,不能去钢琴课接球球下课了,你去好不好?接完球球正好送王源回家。”

王俊凯叹了口气。有时间跟在他后头看他相亲相的怎么样,没时间去接球球?

但是家丑不可外扬,王俊凯在电话里什么都没说,直接答应了下来。挂断电话以后,他才不好意思的对王源笑了笑:“我得去接我儿子,我把他接到手再送你回家吧。”

王源没有异议。

钢琴班也下课很久了,小朋友都走光了。但是这次不是球球一个人坐在门口等,旁边还有个短头发的女老师陪他一起。

球球看见爸爸很开心,直接扑了过来:“爸爸,我好喜欢小尾巴老师,我长大了能娶小尾巴老师吗?”

小尾巴老师说的就是那个陪球球的女老师。

王俊凯亲了亲球球的小脸,笑得很温柔:“没问题。但是先和爸爸的朋友王源叔叔打个招呼。”

球球这才发现王俊凯的身边还跟着个人,立马问了好,乖巧的不得了:“叔叔好。”

王源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了。

球球长得很像王俊凯,毫不夸张的说,就是小版的王俊凯。脸生的很小,所以一双眼睛显得格外的大。见陌生人的时候有些怯生生的拽着王俊凯的裤腿,只从王俊凯的身后露出来一个小脑袋,大眼睛乌溜溜的,就像是一只揣着前爪的小仓鼠,可爱的不得了。

和王源打完招呼,球球就接着和自己的爸爸说话:“将来我要娶小尾巴老师,然后嫁给易哥哥!”

王俊凯的表情僵了僵:“宝贝你是男孩子,男孩子只能娶别人,不能嫁给别人。”

球球有点气闷:“可是我好喜欢易哥哥,我想和易哥哥永远在一起。”

“在一起不只需要婚姻这种方法,还有别的。”王俊凯弯腰把儿子抱起来,抓住他的小手,“和小尾巴老师说再见。”

小尾巴老师轻轻地笑了笑:“球球再见,师兄再见。”

最后那句“师兄再见”好像是说给王源的,因为王源回了一句“嗯尾巴,我们电话联系”。

但是王俊凯没有多问,上了车子问了王源的住址就发动了。球球这次没坐在副驾驶,而是被王源抱着坐在了后面。球球可能感觉到了小尾巴老师认识王源,于是对这个叔叔多了些好感:“叔叔你认识小尾巴老师?”

“嗯。”王源点了点头,“当时她和我一起学钢琴,也算是我的师妹。”

球球当然不懂什么叫师兄师妹,只关心他的小尾巴老师:“叔叔叔叔我跟你讲,小尾巴老师告诉我,下周她也会去蓝绿幼儿园当老师呢!太好啦以后没人接我,我就不是一个人啦,小尾巴老师可以陪着我!”

小孩身上总会带着一种奶香味,王源觉得还挺好闻的,吸了吸鼻子,问道:“你不喜欢一个人等?”

“是呀!”球球重重的点了点头,“不好受。”

小孩的表达能力有限,但是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还是让王俊凯的眼眶发红。有了球球以后,他一直试图当个好爸爸,可是......还是有些难啊。

“易哥哥说将来要娶我,奥斯汀也说将来要娶我,但是我不喜欢奥斯汀,我还是喜欢易哥哥......”小孩的忘性都比较大,说着说着话题就转移到了别的地方。说实话球球说的东西王源都不是很明白,但是很认真的听着,偶尔还应几句。

王源家很快就到了,他放下球球准备下车。临下车以前,他想了想,还是对王俊凯说:“我是你相亲的第一个男人,但绝对不是最后一个。如果失败了以后,你还是要面对阿姨的啰嗦,和数不清的相亲。不如咱俩现在就一起凑个对,阿姨不会啰嗦你,以后我也可以帮你接球球,怎么样?这样我妈也不用啰嗦我了。”

说的倒是那个理儿,王俊凯想了想,没有立马答复:“让我想想。”

 

回家以后,源妈就迎了上来:“怎么样啊今天?还算满意吗?”

“当然满意了,谢谢妈!”王源呲着牙笑了笑,转身回了房间。

当然满意了。自己喜欢了十多年的人,从头发到指尖,都满意。

 

王源关上了车门,王俊凯就直接把车开走了,一秒钟都没耽搁。直到车开出了小区,王俊凯才问球球:“球球,你觉得这个叔叔怎么样?”

球球不知道什么时候拿了个棒棒糖,举得高高的:“爸爸能帮我把这个打开吗?”

“球球,你牙齿不好,不能吃太多甜的。”王俊凯无奈的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小球球,“前几天牙疼你都忘了?”

球球的小手沮丧的垂了下去,连带着头上那一撮小呆毛都变得无精打采起来。王俊凯看的不忍心,把车停在路边,让球球坐在了副驾驶,帮他拆开了糖纸:“最后一个。”

“嗯嗯!”球球高兴地不得了,拿到了棒棒糖立马塞到了嘴里,生怕别人跟他抢似的。

王俊凯好笑的刮了刮他的鼻子:“你这口小烂牙啊。你还没告诉爸爸,喜欢这个叔叔吗?”

球球吃着棒棒糖,高兴地点了点头:“棒棒糖就是叔叔给的!”说完,他还把棒棒糖从嘴里抽出来,放在王俊凯嘴边,让爸爸尝尝。

儿子的心意,王俊凯也不好拒绝,伸出舌头舔了舔。棒棒糖是草莓味儿的,甜甜的就像是今天初遇时有些害羞的王源。

不过说起来,如果不是名字加上清秀的五官,根本不相信那是当年那么猖狂的王源啊......

等到回家的时候,自己老妈就在客厅里等着,背着手笑眯眯的:“怎么样,今天的相亲还算满意吗?”

“唔,还可以。”王俊凯一只手抱着球球,另外一只手扯开领带,抱着球球回房间:“反正今天你和我爸全程追踪了,应该都知道吧。”

凯妈被揭穿了也不尴尬,接着笑眯眯地说:“嗯,我看你和那个小伙子聊得不错,要不试试?”

“再说吧。”王俊凯没肯定,也没否认,“球球有点累了,我先哄他睡觉。”

“你这孩子。”凯妈白了他一眼,“对了,我和你爸下周跟着他们公司出去旅游,你自己带球球行吗?”

王俊凯想了想:“应该没什么问题,最近公司没那么忙了,我可以准时下班去接球球了。”

 

谁也没想到意外来的那么快,接到幼儿园老师电话的时候,王俊凯下意识以为这是诈骗:“喂,请问是球球爸爸吗?我是球球的老师,球球现在有些轻微的脑震荡,在第一医院,您能过来吗?”

在幼儿园好好的怎么就能脑震荡了,诈骗吧?王俊凯皱了皱眉:“请问你是......?”

“我姓邹,您还见过我,球球叫我小尾巴老师。”

......居然是真的。

等到王俊凯赶到医院的时候,医生已经走了,只剩下小尾巴老师抱着球球,安静的坐在病床上。球球的一张小脸苍白苍白的,伸出手要王俊凯抱,说话的声音都委委屈屈的:“爸爸......”

王俊凯把球球抱起来,轻轻地拍着他的小后背,安慰道:“爸爸在,爸爸在。这位......”

小尾巴老师站起来自我介绍道:“我叫邹薇薇。”

“邹老师,这是怎么回事?”好好的在幼儿园怎么能脑震荡了?

邹老师的眉头皱的很紧:“今天易池非——”说的是易烊千玺他儿子,“——有些发烧,我在房间里照顾他,等我出来的时候就这样了。大家都说是熊猛把球球推倒了,我们已经通知了熊猛的家长,他们马上就会到。”

球球趴在王俊凯的肩膀上,声音很小的嘀咕道:“熊猛说我是野孩子,说我没有妈妈。我说我有妈妈,奶奶告诉我妈妈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,以后会回来的。他说我是撒谎精,妈妈就是不要我了,爸爸以后也会不要我。我说不可能,爸爸说每天都很爱我,他就推我,说我是野孩子......”

说到这里,球球用小手擦了擦眼泪:“我不是野孩子,但是爸爸,妈妈呢,妈妈是不是不要我了?”

王俊凯看着儿子,第一次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小不点的问题。辩解的话就在嘴边,却怎么也说不出口。就在这个时候,球球的脸变得煞白,直接吐了出来。虽然大部分都吐在了地上,但是还是蹭到了王俊凯的西装。邹老师急忙把球球抱了过来,拿了个垃圾桶给他。

熊猛的父母很快就到了,肯定是唯唯诺诺的道歉了,说什么下次再也不会了,球球的医药费会全权负责诸如此类。

王俊凯没说话。

熊猛还是个小孩子,懂什么,肯定是父母平常喜欢说。

他不在乎别人怎么议论自己,因为他已经习惯了。单身,才二十七就有个四岁的儿子,他一直都在被议论,也渐渐让自己学会接受。

可是球球太小了。他不明白同样都是孩子,别人一家三口的美满之家,而自己只有爸爸。奶奶和爷爷也替代不了那个妈妈的角色,可是他没有妈妈,连一张照片也没有。

球球还要住院观察,邹老师帮忙看一下球球,王俊凯回家收拾球球的日用品。开车到楼下的时候,王俊凯看着自家黑漆漆的窗户,趴在方向盘上,头一次觉得这么累。

长久以来,他尝试着让自己做个好爸爸,兼顾好生活和工作,希望能替代母亲那个位置,让球球能够健康快乐的成长。

但是很明显他失败了。

球球很懂事,能不麻烦他就不麻烦他,很多事情憋在心里。虽然他人小,但是什么都明白呀。

王俊凯头一次生出一种,下班以后有个人在家等自己似乎也不错的感觉。或许,他可以和王源试试?

想到这里,他就拨通了王源的电话。

当天晚上,王源就火速的赶到了医院:“球球怎么了?怎么就轻微脑震荡了?”

王俊凯从自动售货机里买了两罐咖啡,分给王源一罐,自己打开一罐:“在幼儿园里被别人推倒了,磕在地砖上。”

“真是没轻没重的。”王源叹了口气,“我把我的东西也拿来了,球球还需要住院观察几天吧?我这几天正好没课,帮你陪他吧,你好好上班。”

王俊凯的朋友也都有工作,父母现在在国外,一时半会儿联系不上,就算联系上了也回不来,身边合适的人选居然真的只剩下王源。就跟人家相了一回亲,就想让人家帮自己看孩子,王俊凯也觉得自己有点好笑。可是没有办法,这是目前唯一的出路。

想到这里,王俊凯用自己的咖啡和王源的咖啡碰了碰:“谢谢你了,以后请你吃饭。”

“不用。”王源轻轻对他笑了笑,“这样我还能少听我妈啰嗦几句。”

说完王源就一口气喝干了咖啡,进了病房,和邹薇薇说了几句话,把邹薇薇送出了病房。

邹薇薇看起来还有点不放心的样子:“师兄,你没问题?你不是一向和小孩八字不合吗?”

王源不耐烦的直接把人推了出来:“你嘿烦啊!我好不容易遇见个合拍的你还要插一脚是不是?快走快走!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像个小尾巴一样......”

邹薇薇没办法,一步三回头的走了。

病房里,王源很有耐心的抱着球球,一勺一勺的喂饭给他。很快球球就又吐了,结结实实的吐了王源一身。但是王源的脸上并没有一丝一毫不耐烦的神色,先找了个垃圾桶给球球,然后等球球吐完了用毛巾给他擦手擦脸,等到安置好球球,才自己去卫生间里收拾自己。

王俊凯一瞬间觉得,王源像是会发光一样。

柔柔的,干净的光。

 

球球很快就和王源熟了起来,睁开眼睛第一件事不是找爸爸,而是找王源叔叔,这点让王俊凯吃味的很。明明到了周末自己有了时间,想好好陪陪儿子,但是儿子并不买账,甚至想赶他走,这样自己就可以和王源叔叔独处啦!

王俊凯拍了拍球球的头,不知道说什么好:“宝贝你下午就出院了,以后就不能天天见到王源叔叔了。”

球球的嘴角耷拉了下来,而后忽然像想到了什么似的:“那可以让王源叔叔住在我们家啊!”

王俊凯自己有一套房子,但是平时球球都靠父母照顾,所以自己的房子是空在那里的。

“那爷爷奶奶怎么办?你不会想爷爷奶奶?”王俊凯摸了摸球球的小脑袋。球球的头发有点长了,但是柔柔顺顺的很好摸、

“奶奶做的饭好难吃......”根本比不上王源叔叔!回家我肯定得饿瘦!

王源看球球可爱,忍不住捏了捏他的小肉脸:“叔叔以后会经常去看你的。”

球球不高兴的瘪了瘪嘴,但是什么也没说。

他就是这样的小孩,从来不开口要什么,有着与年龄不符的过分的懂事,看的王俊凯的心里一阵一阵的发酸。

他失败的人生是他咎由自取,这一切和球球都没什么关系啊。既然儿子那么喜欢......

王俊凯抬起头看着王源,对他微微一笑:“你愿不愿意来我家住?离你学校也近一点。”

王源愣了一下,似乎没有想到王俊凯会邀请自己。球球听到了爸爸说的话,欢呼了一声,然后像是怕王源不答应一下,小前爪缩在胸前,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看着王源。

王源也笑了笑:“好呀。”

就这么定了下来。

王俊凯自己的房子因为长时间没有住人,需要好好的收拾一下。等到收拾干净了夜也深了,球球累的睡着了。王俊凯给儿子盖好被子,从冰箱里拿出两罐啤酒并一些下酒菜,和王源边吃边聊。

聊着聊着就聊到了球球,关于球球的名字,王源是真的很好奇。总不能真的只叫王球球吧?

王俊凯吃了几颗花生米:“球球的大名叫王夏秋。因为他是在夏天出生的,我生日在秋天,所以叫夏秋。”

“呃......”一般这种有寓意的名字不都是爸爸和妈妈的关联吗,怎么是因为儿子和爸爸的生日......

王俊凯看出了王源的疑惑:“球球是我一个人的儿子,和别人没什么关系。”

王源有点黑线。难不成球球是王俊凯细胞分裂出来的?

或许是今天的月亮比较圆,又或许是王俊凯的压力太大需要抒发,再或许是王源张了一张让人想倾诉的脸,王俊凯张了张嘴,像是一条需要呼吸的鱼:“大学的时候,我作为交换生去了美国。那时候流行一种‘外国的月亮比较圆’的说法,所以我大学毕业以后,是想留在那里的。但是长时间处在校园里、处在大家的阿谀奉承之中,我有些飘飘然,毕业找工作的时候变得眼高手低,自然找不到什么工作。说出来不怕你笑话,那时候的我心高气傲受不得打击,变得颓废起来。

“颓废的之后,就会变得堕落。那时候的我,仗着家里还有点钱,成天和狐朋狗友泡在酒吧里,清醒的时候看人家泡妞,但是大部分时间都是不清醒的,日子过得糊涂的很。

“这样的日子我过了能有一年,直到有一天,有个女人抱着小孩来找我,说这是她给我生的儿子。说实话,那个女人此前我从来也没有见过,到现在让我回想起她的脸......”王俊凯的眼神有些迷茫,“我也记不太清了。”

“我去和小孩做了DNA,的确是我的儿子无误,虽然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忽然有了个儿子。最后一次见她,是在天台。她让我回中国娶她,但是我没有答应。孩子本来就不是我所期待的,现在又要用婚姻束缚住我,我怎么可能答应。

“我以为她会哭泣、会发疯、会歇斯底里,但是她没有,把孩子交给了我,然后当着我的面从天台上跳了下去。我想拉住她,但是她的动作太快了。等我跑到天台边的时候,她已经摔了下去,暗红色的血液从身下缓缓地流了出来。

“第二天我收到一个快递,里面有一个相册和一封信。相册很厚,一整本全是我。坐着的,站着的,看书的,睡觉的,每一张都是被偷拍的我。信很短,只有一句话,你知道是什么吗?”

王源摇了摇头。

“这样你就能永远的记住我啦。”王俊凯的脸色发白,“只有短短十二个字,却是将我困顿至今的魔咒。期间不是没有人向我告白,但是只要一想到那个女人,我就会浑身发冷。我再也无法接受那么深沉的爱了,也没有办法爱上别人。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的状态很好,我什么都可以给你,除了爱。”

后面王俊凯说了什么,王源已经忘了。因为喝了太多的酒,也终于说出了在心里压抑了真么多年的秘密,身体还有些疲惫,王俊凯很快就睡了过去。

王源看着王俊凯沉睡的脸,轻轻地把自己的嘴唇印了上去,颤抖的问道:“我要做什么才能让你也记住我?”

我什么都可以不要,我只要你的爱。

 

但是王源依旧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。每天没课就在家里陪球球,洗碗做饭,偶尔还洗洗衣服。

王俊凯喝着王源煲的汤,觉得自己接下来的人生变成这样,似乎也不错:“王源,要不我们就这样过一辈子吧。”

王源把最后一道菜放上桌子,没怎么听清楚王俊凯说的话:“你说什么?”

王俊凯把球球抱起来,放到自己的膝盖上:“我说,咱俩就这样过一辈子吧。球球,你愿意和爸爸还有王源叔叔过一辈子吗?”

球球正忙着啃王源炖的排骨,闻言重重的点了点头:“嗯!”

王源的脸色有些发白,解下了围裙:“我今晚有点事,不在家吃饭了。”

没答应也没拒绝,王俊凯耸了耸肩,什么话也没说。

 

到凌晨一点的时候,王俊凯接到了邹老师的电话:“请问是王俊凯吗?我是邹薇薇,王源师兄现在喝醉了,在观音桥这边的夜色酒吧,你能过来接他一下吗?”

因为工作的原因,王俊凯的手机是一天二十四小时都不关机的。听到这个消息,王俊凯最后的一点睡意也消散了,穿上了外套开着车就往观音桥跑。

王源喝的烂醉如泥,趴在吧台上,脸上还有残余的泪痕。王俊凯看着邹薇薇,心里头一次对邹老师产生了一点不满。

邹薇薇拉住了王俊凯想要抱走王源的手,缓缓地说道:“你愿意听我讲一个故事吗。”

 

我叫邹薇薇,四岁开始学钢琴,平时最喜欢跟在王源师兄的身后,所以大家喜欢叫我小尾巴。

我特别喜欢我师兄,因为他很厉害。钢琴弹得很好,学习也特别好,在我心里,他就是天神一样的存在。

我没想到天神也会有堕入凡间的那一天,而堕入凡间的理由是,喜欢上了一个叫王俊凯的男孩子。

那个男孩子是隔壁吉他班的,经常在地下通道一边弹吉他一边唱歌。因为师兄很喜欢他,所以我曾经特意去看过那个人。

刘海有点长,时不时的会挡住那双很漂亮的眼睛。心情很好的时候会笑得很开心,露出一对小虎牙,像是一只吃到了小鱼干的猫。

师兄说,你看,那就是王俊凯,我好喜欢他。

我有点不理解。如果只是看脸的话,刘志宏师兄也很好看啊,而且钢琴弹得也很好。

师兄摇了摇头,他的琴声里,我听到了梦想的声音。

梦想还会说话?我不是很明白,但是我没出声。

直到今天我才明白,梦想或许不是每个人都有的,但是那些有梦想的人往往更容易变得优秀。

从那时候开始,师兄就每天走好几次地下通道,就为了能多看那个王俊凯几眼。但是王俊凯似乎并没有记住他,看见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。

每天地下通道都会有很多人来来往往,王俊凯也不会记得每个人的脸啊。

师兄想了想,去把头发漂成了白色。或许这样见到王俊凯的时候,王俊凯就能记住他了吧。毕竟一头白发走在街上,想不侧目都难。

但是从那天开始,王俊凯再也没有在那个地下通道里出现过,反倒是师兄,被父母狠狠地揍了一顿。

他从吉他班打听到王俊凯快要中考了,想考的学校是八中。

师兄的成绩很好,考南开都不成问题,但是因为太喜欢王俊凯了,在自己中考的时候,偷偷改了志愿表。

因为太喜欢那个人了,没有那个人......或许不行。

为了能让王俊凯注意到自己,师兄不穿校服,顶着白头发,还时不时的去换个发色,但是王俊凯从来没有注意过他。

师兄告诉我,他活的越来越不像自己了。怎么会这样呢?

是啊,怎么会这样呢?我也不知道。

高三的时候,师兄终于遵循的一把自己的内心,去学了艺术,但是还是控制不住自己,报考了王俊凯所在的学校。让大学以后,他再努努力,没准王俊凯就能记住他了?

谁也没想到,王俊凯大二就作为交换生去了美国。

一定会回来的吧......

师兄抱着这个信念,等了他三年,结果只等来他可能要在美国工作的消息。

那年师兄大四了。大四一整年,师兄休学了,飞去了美国,想鼓起勇气告白,结果只看到一个每天醉生梦死、奢侈糜烂的王俊凯。

师兄在电话里问我,尾巴,你说,我活的不像自己就算了,为什么王俊凯也活的不像自己了?活的不像自己的王俊凯,还是王俊凯吗?

不是了吧,我没办法回答他。

一年以后,师兄回了国,接着继续自己的学业。不久以后王俊凯也回了国,还带了个儿子回来。

师兄喝了一夜的酒,只说了一句,相逢情便深,恨不相逢早,识尽千千万万人,终不似、伊家好。

我以为他要放弃了,但是他没有。

他经常去王俊凯公司的楼下转悠,偶尔去能遇见球球的街道走走,如此这般的过了两三年,直到球球上了幼儿园。

蓝绿幼儿园真的很不负责任,有时候球球的爷爷奶奶没时间,王俊凯也来不了,就把球球一个人丢在门口。师兄不敢上前,就远远的看着球球,直到有人来把球球接走。

他还来求我,让我去蓝绿幼儿园当老师,这样我就能每天晚上陪着球球,等到家长来了。球球就不会那么寂寞了。

后来他相亲相到了王俊凯,王俊凯问他是不是八中学生的时候,他高兴地快要疯了。

发展比他想象中的快,球球很喜欢他,王俊凯也邀请他到自己家里住。

但是王俊凯很明白的告诉他,自己不会再喜欢上任何人了。

师兄又来找我喝酒,这次喝的很凶。人生第一次,我看见他哭了。

父母打他的时候没哭,和家里出柜的时候没哭,这次他似乎要把自己所有的眼泪都流干了,一边哭一边和我说,尾巴,我不想喜欢他了,我觉得好累啊。可是我一想到不能喜欢他,我就觉得更累。

 

邹薇薇看着王俊凯的眼睛,一字一顿的问道:“王俊凯,你觉得这个故事怎么样。”

王俊凯没说话。故事有些过于沉重,王俊凯没办法给出一个答案,只是默默拉开邹薇薇的手,走开了。

他没有带王源回家,而是把车开到了滨江大道的桥下,稍微开了一点车窗户,冷静的想着自己的事情。

王源喜欢他,特别特别的喜欢他。

这份喜欢太厚重,他可能接受不了。

王源悠悠转醒,看着周围的景色,再看着王俊凯紧皱的眉头,联想一下邹薇薇的性格,一下就明了了。他费劲的坐起身来,看着王俊凯:“尾巴就是喜欢多嘴,你不用理她。”

王俊凯捏了捏自己的鼻梁,想下了决心一样的说道:“王源,我会努力试着喜欢你......”

王源愣了一下,反应过来王俊凯在说什么以后,冷笑了一声:“王俊凯,你这是在同情我?”

“呃......”从某种程度上来讲,是的。

“收起你的烂好心,我不需要。我喜欢你是我自己的事情,和你没什么关系。”王源解开了安全带,直接下了车。

“喂,你要去哪!”

王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,冷冷的看了他一眼:“去一个没有你的地方。”

 

王源不见了。

球球早上起来没有看到王源,委屈的直掉眼泪,一下一下的打着王俊凯:“爸爸坏,爸爸把王源叔叔还给我!”

一夜都没有睡觉的王俊凯,脾气暴躁的想杀人:“王源叔叔走了。”

球球哭的更厉害了:“爸爸坏!爸爸把王源叔叔气走了!”

为什么总要提王源。王俊凯的破脾气一下就爆发了:“王夏秋,你哭什么!我不是说了男孩子不要动不动哭吗!”

球球吓坏了,声音小了下来。王俊凯因为自己的原因,总觉得亏欠球球,而且球球也是个懂事的小孩,所以他从来没有和球球说过重话。球球不敢嚎啕大哭了,但是眼泪还是一滴一滴的往下掉。

“对不起球球,爸爸不应该这样。”王俊凯把球球抱进怀里,抱歉的拍了拍他的后背。

如果王源在场的话,球球就不会哭了吧。

可是没了王源,日子还得照常的过。

王俊凯打开了冰箱,发现里面的食材都是王源买好的。厨房里的厨具都是干干净净的,王源临走前擦过。球球的牛奶放在客厅里,是王源归纳好的。卫生间里他的蓝色牙具旁边,放的是王源的绿色牙具。卧室里的衣柜,他的衬衫旁边有几件王源的卫衣。

短短一个月的时间,王源居然侵入了他的生活,无孔不入。

父母还没有回来,他又开始忙碌起来,经常没办法按时接到球球。等他赶到的时候,只有邹老师坐在门口,陪着球球。

王俊凯下意识的往四周看了看,并没有看到王源的身影。

邹薇薇站起来,把球球交给他,冷笑了一声:“别看了,师兄不在。非要等到失去了才知道珍惜......”

开着车回到了楼下,看着自家黑漆漆的窗户,王俊凯觉得自己真的是做错了。

他可能是,真的有些喜欢王源。

从在医院里看到王源细心的照顾球球,没有一丝一毫不耐烦开始,又或者是在餐厅第一次和王源相亲的时候。

他不知道。

球球拉了拉他的手:“爸爸,我们去把王源叔叔接回来好不好?”

王俊凯低着头看着小小的球球,轻轻摸了摸他的小脑袋:“好呀宝贝。爸爸真是还没有你懂事呢。”

但是要想找到王源谈何容易,王源是下定决心想要消失的。

王源的学校里堵不到人,王源家楼下也没有他的身影,王源常去的地方......

王源常去哪里?

他不得不承认,他对王源知之甚少。

等等!地下通道呢!

王俊凯开车到了地下通道附近,随便找了个地方停车,就立马跑了进去。王源果然坐在那里,给人家画素描。

前一个人画完了,王俊凯立马坐在了位置上。

王源见是他,目光闪了闪,但是什么都没说,安静的画了起来,很快就画完了,把纸从画板上取了下来:“画好了,一共四十。”

王俊凯拿过了画,却没有掏钱的打算:“我没带钱。”

王源愣了愣:“那......怎么办?”

“是呀,怎么办。”王俊凯歪着头笑了笑,“那我只能以身相许了。够不够?不够的话我还有个叫球球的儿子,一起都给你。”

王源张了张嘴,许多话堵在嘴边,却只化成了一句傻傻地“为什么”。

地下通道的灯坏了,来回的闪着。王源的手上沾满了碳粉。王俊凯的额头上全是汗水。通道很吵杂,来来往往的全是人。

王俊凯上前一步,轻轻地吻上了他的额头:“因为在这个世界里,我可能只喜欢你。”


写什么都有人说。
我写我想写的怎么了。

评论(125)
热度(2089)

中二病的浅茉茉

最幸福的大概就是永远被深爱。

© 中二病的浅茉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