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恋第几天(短篇完结)

郑梓琦给我打电话的时候,我正在寝室里打游戏。帮里那么多人招呼着下副本,我正准备答应呢,她的电话就来了:“王俊凯,你下来一下,我在你们寝室楼下。”

“什么事儿啊。”我的手指还在键盘上流连着。

要我说,女人就是麻烦。

今天约会看电影,明天约会去图书馆,我要是想带她去游戏厅打个游戏,她的嘴都撅的老高,像只猪一样。她要是有什么事儿能在电话里说最好,出去又得磨叽半天,游戏都不能好好玩。

她的声音第一次这么平静。不带撒娇、不带赌气、不带娇嗔,平静的吓人:“王俊凯,现在,立刻,马上,下楼。”

......真是的。

她没等我说话,就切断了电话。我无力的翻了个白眼,从衣柜里扒拉出一件体面的衣服,套在了头上,拿着手机去了楼下。

郑梓琦就站在花坛前面。

今天的她很漂亮,穿了一身白色的连衣裙,黑色的直发很自然的搭在肩膀的两侧,漂亮的不得了。

要不然也不能当我女朋友不是。我王俊凯可是我们计算机系的系草,当初追我的人千千万,我在里面只选择了郑梓琦。

般配。

我走到她的面前,还没有说什么,郑梓琦就开了口:“王俊凯,我们分手吧。”

“什么?”是这女人疯了,还是我听错了。

郑梓琦的脸很平静,也很冷静:“我说,王俊凯,我们分手吧。”

“喂,今天不是愚人节,郑梓琦,你这玩笑开得不是很好笑了哈。”我觉得她是认真的。这个认知让我觉得手脚发凉起来。

郑梓琦想和我分手?

“我没开玩笑,真的。”郑梓琦抬起手,把头发挽到耳朵后面,“你自己扪心自问一下,王俊凯,你喜欢过我吗?”

“好笑,我不喜欢你我用那么大把大把的时间陪你?有那个时间我都能刷多少经验升多少级了?”我往前走了一步,无语的看着郑梓琦。

郑梓琦冷冷的笑了:“现在你有时间了,你可以好好升级了!”

这话说完她就走了,剩下我一个人站在原地。

今天的天气很好。

蓝的很漂亮的天空,上面漂浮着几朵软绵绵的云朵,就像是王源喜欢吃的棉花糖。呃......王源什么都喜欢吃来着。

反正就是个很好的天气,好的让我想杀人,内心里澎湃了无数句脏得不得了的话,但是通通无法说出口。

我一鼓作气跑回了自己的寝室,坐在凳子上喘着粗气。

为了见郑梓琦我还换了件衣服,结果人家要和我分手。现在好了,女朋友也没了,我还得多洗一件衣服。

你真是好样的,王俊凯。国家的粮食没白喂养你,党没白信任你。

已经暗下去的电脑屏幕把我落魄的模样照的清清楚楚。我叹了口气,可是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感慨什么。

楼下不时传来小贩的叫卖声,仿佛很近,又仿佛很远。饮水机发出“咕咚”的声响,时钟在孤独的摆动着,无人应和。

始终无人应和。

直到夜晚,王源才抱着书从图书馆回来。

我们寝室一共四个人,我们三个是计算机系的,只有王源是中文系的独苗苗。到了大四,另外两个室友一个出去实习了,另外一个和女朋友搬出去住了,只剩下我和王源住在寝室里。

“你怎么了?”王源帮我把带回来的鸡排饭放在桌子上,走到我面前问我。

我无力地摆了摆手:“没事儿,我先去洗澡。”

他的表情有些错愕。因为以往这个时候,我早就拿起他给我带的饭,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。

等我洗完澡出来,王源还维持着那种错愕的表情:“王俊凯,你的饭不吃了?”

“嗯,没什么胃口。”我擦了擦头发。发梢还是有些湿,要是往常我肯定背着宿管大妈用起吹风机了,但是今天我实在没有心情,直接扒拉了一下头发,爬到了王源的床上:“今晚我跟你睡。”

“好。”王源虽然有些惊讶,但是没有多说什么,拿了换洗的衣服也去洗澡了。

熄灯以后,我们并排躺在他的床上。在黑暗中,王源轻轻的抓住了我的手:“小凯,有些话你不想说就算了。如果你要是想说,我就在这里倾听。”

我翻了个身,没有说话,只是将头埋在他的颈窝里,闻到的都是他的味道。

这是我失恋的第一天。

 

 

昨天夜里,我在睡梦中曾经无数次幻想过再次遇见郑梓琦的场景。

比如将来我发达了,成了个有钱人,开着最豪华的车,在路边看到某个衣衫褴褛的乞丐,好心下车施舍了她一百块钱,这乞丐就是郑梓琦。

郑梓琦悔不当初,跟在我的车后面追,却只能被喷了一脸的尾气。

再比如在我的婚礼上,新娘貌美如花,交换戒指的那一瞬间,郑梓琦在下面哭的歇斯底里,因为她没能嫁给我,成为我的新娘。

等等等等。

只是在这些场景里,无一例外的都是我衣着光鲜,郑梓琦下场悲惨。只是现实生活中,我们颠倒了过来。

见到郑梓琦的时候,我穿着淘宝上三十块钱一件的宅男t恤,短裤是我爸最喜欢的那种类型,脚上穿着人字拖,头发都没梳,正坐在食堂里啃鸡腿。相反的,郑梓琦的头发应该是新做的,嘴上不知道涂了什么,鲜红鲜红的。

身边还站了个男人,估计一米九上下,不过除了身高,这男的也没有能够赢得过我的地方。

我一直以为是我们俩之间不再有感情的原因,没想到居然是郑梓琦先找了个别的男的,给我戴了绿帽子。

郑梓琦见到我也没躲,和身边的男人说了句什么,就大大方方的朝我走了过来。陪着我的王源很识趣,端着自己的餐盘走开了:“小凯,你需要和她聊一聊。”

我没说话,接着啃自己的鸡腿。

妈的,食堂酱油不要钱啊,这鸡腿卤的也太咸了吧。

郑梓琦在我对面坐了下来:“哟,咱俩这才分手不到二十四个小时,你就光明正大的和王源出双入对啦?”

我瞥了她一眼:“这话我原封不动的送还给你。我和王源俩男的,你呢?啧啧。”

郑梓琦的脸色沉了下来:“王俊凯你还好意思说?当你女朋友当了两年,你陪我过过生日吗?”

终于啃完了鸡腿,我掏出一张餐巾纸擦了擦嘴:“怪我咯?谁叫你和王源同一天生日。你比他早一天晚一天我都有空陪你啊。”

“是是是,怪我怪我。”郑梓琦的脸都有些狰狞,涂得鲜红的嘴巴一张一合的像是要吃人,“问你有没有空,你说你和王源在一起呢,好吧怪我没提前约你。提前一天问你有没有空,你说第二天要陪王源,提前三天问你有没有空,你说你可能要陪王源,提前一周问你,你才勉勉强强答应。在你眼里,我永远都比不上王源。”

我忍不住冷笑了一声:“呵,郑梓琦,我认识王源多长时间了,我认识你才多长时间,论交情,你比不上王源的。”说完这话,我就站起身来准备去找王源。对于郑梓琦,我实在没有什么别的话好说的了。

郑梓琦忽然对我轻轻一笑:“王俊凯,你是不是还没发现你喜欢王源啊?”

我忽然发现,她笑起来双眼弯成月牙的样子,像极了王源。

 

我认识王源,比我们寝室所有的人都要早。那是在我高三的时候,坐客车回乡下的外婆家。那天车况不好,司机的技术也不行,坐在我身旁的男生很快就晕车了,本来就很白的脸苍白的像一张纸。我看他实在是太难受了,就让他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,掏出试卷帮他扇风,照顾了他一路。

这个男生就是王源。

但是下车以后,我着急去外婆家,就没能和王源留下什么联系方式。没想到后来大学考到了一起,连寝室也分到了一起。因为有当初的缘分,我待王源,始终比待别人亲厚些。

王源也比较喜欢和我呆在一起。有时候他没有课的时候,会陪我一起去上我的课。计算机系的课他听不懂,就拿着自己的专业书在一边看,看到认真的时候,嘴巴会微微的嘟起,像个小孩子一样,可爱的不得了。

吃完了午饭,我陪王源去图书馆自习。王源在很认真的看考研的书,我坐在一边看王源。王源有些不好意思了,脸微微发红:“小凯你看我干什么啊。”

害羞了。

我环顾了一下四周,都是些歪瓜裂枣,看来看去还是王源好看:“看你好看啊。”

王源的脸更红了,轻轻地问我:“你晚上想吃什么?”

“听你的。”

“嗯......我想吃麻辣香锅。”

“那就吃麻辣香锅。”

吃完麻辣香锅回来已经很晚了,天空上居然能看到若隐若现的几颗星星,让人感觉还不错。

这是我失恋的第二天,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难过。我猜是因为有王源陪着我呢吧。他可不可以一直这么陪着我?

 

 

做一件事情做久了,也会觉得乏味起来。我起了个早晨,坐在电脑前面看着自己满级的游戏账号,第一次觉得这个游戏乏味至极。

在这堆虚无的游戏数据之中,我可以称王称霸。但是离开这个游戏,在现实生活里的我,什么也不是。

我的英语六级甚至到现在都没过。

想到这里,我觉得胸闷,决定去图书馆背背六级单词。

出了寝室的门,我觉得阳光有些刺眼。学校里的花开得很好,我叫不上名字,只是觉得很漂亮,而且有种甜的发腻的味道。

刚入学校的学弟和学妹已经搞在了一起,在树下忘情的亲吻,两颗猪头错落有致的扭动着,看的我心里似乎有一把不停燃烧的火,想烧死这对狗男女。

反正迟早都会分手的,我有些阴暗的想到。

就像是我和郑梓琦。

不过说实话,从刚开始,我就没有对这段恋爱抱有任何积极地心态。以前室友总跟我讲,他和女朋友一起开了个银行账户,他和女朋友将来要生两个可爱的宝宝,一男一女,他和女朋友将来可能要一起去北京闯荡......

而我,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。

迟早都会分手的吧,为什么要想以后。

现在看来,这段感情的失败,也是我活该。

 

到图书馆的时候,我看见了王源,他正在看书。看到他的时候,我招了招手正准备和他打招呼的时候,一个短头发的女生坐到了他的身边。

这女生我见过,似乎是我们班的团支书。但是对于不熟悉的人,我一向记不住脸。她好像叫什么......花布?

起这种名字的姑娘凭什么靠近王源!

但是王源好像还挺高兴地样子,和那个女生有说有笑的。

呵,图书馆不可以大声喧哗不知道啊。

而且不止我一个人这么觉得,坐在王源和那个女生对面的人似乎有些不乐意,皱了皱眉:“同学,你们能不能小点声。”

王源吐了吐舌头,对那个人说了句“不好意思”,然后转过脸和那个女生一起捂着嘴偷笑,神情默契的可以。

笑够了,王源拿起书包,对女生说:“我要去食堂给小凯买饭了,一起吗?”

“不了。”女生摇了摇头,“我再看一会儿书。”

算你识相。

女生往前坐了坐,露出了一整张脸,我这才记起这女生的名字,林画步啊。

名字倒是挺好听,但是也不可以靠近王源。

说起来,我和郑梓琦在一起的时候,画步是班里及其不同意的那一拨人之一。但是别人不同意的原因要不就是暗恋我,要不就是暗恋郑梓琦,但是画步不一样,她觉得我和郑梓琦在一起,是辜负了王源。

从那时候开始,我才知道世界上有种东西叫做腐女。

我喜欢和王源出双入对,所以yy我和王源的人不少,在我们学校的BBS上甚至专门有一个版块。对于这种说法,我向来是嗤之以鼻的,不过也觉得好玩,有时候甚至会故意和王源做出一些亲密的举动。

都是哥们些的,都见过彼此的裸体,怕什么。

但是昨天郑梓琦的那句“王俊凯,你是不是还没发现你喜欢王源啊”,还在我耳朵边回响。

或许我对于王源......?

王源走了,于是我快步走过去,坐在了画步旁边。画步看见我,还有点吃惊:“你不在寝室?”

“嗯。”我点了点头,不想多讲,直奔主题:“怎么能检验我是不是真的喜欢王源?”

画步愣了一下,似乎没有想到我会问这样的问题。但是她是个很有教养的姑娘,没有问原因,直接问道:“如果想象一下,你和腿哥接吻——”

腿哥就是我的室友之一。

她还没说完,我就直接摆了摆手,差点吐了出来:“你怎么问我这么倒胃口的问题?”

画步淡淡的看了我一眼:“再想象一下,你和王源接吻。”

王源的嘴是很漂亮的粉红色,轮廓也很漂亮,我听过有人议论说那叫“爱神之弓”。如果和王源接吻的话,似乎还不错。

我没说话,画步也没说话,耸了耸肩,接着看自己的书去了。我在原地坐了一会儿,然后慢慢地走回了寝室。

王源已经买好了饭,见我回来,问道:“你哪儿去了?”

我觉得好累,伸出手抱住了王源。王源吓了一跳:“小凯你怎么了?”

“有点累,你让我抱一会。”

我可能是喜欢王源,喜欢这个一直陪着我的小室友。

我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他,但是现阶段,我并不想失去他,也没有精力展开另外一段新的恋情。

这是我失恋的第三天。

 

 

我身边有人拿到了offer,而我还迟迟没有投递简历。昨天在学校里遇见了班长,他还关怀一般的问我周日的招聘会去不去。

“去啊,我肯定去啊。”我对他扬起了一个笑容,微微的点了点头。

实际上别说是招聘会,我连份像样的简历都没有。这段时间我沉浸在我所谓的失恋的悲伤里,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全躺在床上,悲春伤秋。

可是生活告诉我,no,王俊凯,no,你的人生还得好好的过。郑梓琦没了就没了,王源还陪着你呢,你不是一个人。

回寝室洗个脸把,去照个帅气一点的证件照,没准有人能因为我这一张帅气的脸就录取我了呢。

就像当初郑梓琦因为我这张帅气的脸爱上了我一样。

女人都是感官动物。当然男人也是。

这是一个感官的世界,有了脸你就有了一切,有了脸就有人爱你。

真是可笑又可悲。

洗完脸以后,我看着镜子里那个苍白且黑眼圈浓重的家伙,差点没认出来。

这他妈是谁?

这个怂货真的是以前拽的二五八万似的王俊凯?

我自嘲的笑了笑,穿上了白衬衫去综合楼拍照。人不多,摄影师和收钱的老板娘应该是两口子,正站在柜台说说笑笑,见我来了才开始认真工作。

摄影师很负责,照完了以后还替我PS了一下,把我那浓重的黑眼圈给P掉了。我交了钱,很感谢的对两个人笑了笑。

临走的时候,老板娘拍了拍我的后背:“小伙子,开心点啊!”

嗯,我会努力让自己开心点的。

中午的时候我小姨给我打了电话,问我想找个什么样的工作。我的心情还是有些低落,嗯嗯啊啊的应着她。

说了一会儿,小姨画风一转,话里话外都透露着一种“你念的大学实在是太low了,我也很想帮你找工作,但是不是211不是985有点难啊”的意思。

她是我的长辈,而且说的是实话,所以我无法反驳。

小时候总觉得父母唠叨,他们的很多话不想听,都是老生常谈。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说了几百遍也不嫌腻歪。

此时此刻的我,才真正懂得了这句话所代表的含义。

好好学习真的很重要,能让你拥有一份好的工作,能让你的父母在亲戚面前抬起头来,能让你挺直腰板堂堂正正的往前走。

现在我无比后悔当初我的顽劣,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会真的,好好学习。

而不是现在这样,站在人流中,觉得自己像个loser。

而且我很可能,真的是个loser。这个认知让我觉得不爽,同时又无可奈何。

回寝室之后我整个人都很颓废,外表看上去可能像一只耳朵都耷拉下来的金毛,尾巴不安的在地上扫来扫去。

王源拍了拍我的头:“小凯你怎么了?”

我倒在床上,把自己铺成一个“大”字:“心情糟糕,觉得自己是个loser。”

王源愣了一下:“小凯你发什么神经——”

“不。”我打断了他想说的话。“我很认真的,我有时候就在想,因为一些小事就一蹶不振的我,可能真的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。以后你会成为很棒的人,到时候照拂一下旧日的室友啊......”

“你没有!”不知道为什么,我觉得王源似乎有些生气。“你没有!我知道你比任何人都要厉害!你是实践部的部长,学生会的主席,你一直都那么棒那么棒,你今天到底怎么了?”

我觉得有点好笑:“在学校里混出点名堂真是太容易了......”

王源的眼睛通红:“王俊凯你到底怎么了!失恋就让你觉得这么难过吗!失恋就让你质疑人生吗!”

“没有......”我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,“和失恋没什么关系,我就是因为找工作有点浮躁。”

王源的情绪这才平息了一些:“你成天躺在床上能找到工作就怪了,我麻烦你去网上投个简历好不好?”

说的也对。

我做起身来,想拿过电脑找找招聘信息,没想到王源从后背抱住了我:“小凯,永远不要低估自己好不好?”

我想说我没有低估自己,或许我就是这么差劲。但是一想到因为我觉得自己是个loser就生气的王源,我还是没有说出口。

“嗯。”

这是我失恋的第四天。或许天塌下来我也不怕,因为我有王源。

 

 

在我们学校,拿不到英语六级的证书,就拿不到毕业证。王源看着我六级惨淡的成绩,好看的五官都皱成了一团:“王俊凯,你大学这四年,都干什么了?”

“问得好!”我甩给他一个赞赏的眼神,认真的思考了起来:“嗯......睡觉,吃饭,打游戏。”

王源直接扑过来揍我。

他是一个很注意个人卫生的男孩子,这也是为什么我愿意和他亲近的原因之一。他身上总会带着好闻的味道,有时候是洗发水的味道,有时候是沐浴液的时候,有时候是剥开橙子皮那种清甜的水果的味道。

我一开始以为自己可能只是喜欢这种味道而已,所以还曾经偷偷用过王源的洗发水和沐浴露,但是用完以后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。

现在想一想,其实我喜欢的不是那种味道,而是拥有那种味道的人。

王源凑近我的脸,一脸担心:“你怎么了,怎么看上去魂不守舍的?”

因为你啊,全都是因为你啊。

我心里是这么想的,但是我并没有说出来,只是伸出手在他脸上轻轻一掐:“你猜?”

“因为担心六级?”

摇头

“因为担心找工作?”

摇头。

“因为......想到了郑梓琦?”王源的脸色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发白,看得我心情大好。

他不喜欢郑梓琦,那说明了什么?

或许什么都说明不了,但是我也开心。看他脸色,我也不好接着把人逗下去了:“其实也就是觉得,距离六级考试没有几天了,你说还来得及吗?”

王源一把推开我,坐回自己的位置上,冷眼看我:“我说来不及,你就不学了?”

嗯?

“你曾经遇见了无数次的来不及。来不及吃早饭,来不及坐公交车,来不及换衣服。那么多来不及,来不及一次你以后就不做了吗?来不及吃早饭一次,你就一辈子都不吃早饭了?”

王源有点生气了。

我的人生度过了二十二年,见识了一些人,他们无一不表面奉承我,内心却希望我长成一个毫无资质的庸人,永远比他们都要差。

在这个世界上,只有真正担心你的人,才会对你的不思进取感到生气。

我走到王源面前,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:“喂,别生气了我错了,以后我会努力的。”

王源扁了扁嘴,表情可爱的让我想亲亲他。我还没来得及为自己这个想法感到慌张,就被王源拽起来了:“走,我们去图书馆。”

“......”他单身这么多年,也不是没理由的。

 

图书馆的人不多,找了个还算不错的位置,我们两个人坐了下来,他看考研的书,我做练习卷。

长时间没有高度集中的学习,让我整个人变得精神涣散,才写了没几道题,就忍不住东看西看。

不过这些人里,还属王源好看。

我忍不住总是盯着王源的侧脸。

天色慢慢地暗了下来,太阳再临离开前发出最后一点耀眼的光芒,给王源的半边脸镀上一层好看的金边。

这么好看的人,居然是我的室友。

王源看书看得很认真,闭馆的时候才看见我什么事也没干。

我站在他面前,第一次直接表达出了自己对于他不一样的想法:“你在我身边,我就永远没办法专心。”

小傻瓜,我只想看着你啊。

这是我失恋的第五天。

 

 

第二天我被王源直接丢到了图书馆。他说他不跟着我,就看看我能学成什么样。

没有王源在身边,上午我的效率居然还真的挺高。

中午的时候,我小姨来了电话:“小凯,你在学校吧?”

“嗯。”我小姨至今也没有孩子,所以对我格外上心,有时候比我妈还着急。

也不知道她到底着急些什么。

“等会一起吃个饭啊?”听声音她似乎不在室内,“我现在在你们学校门口,附近有什么好吃的吗?”

真是什么怕来什么,今天我肯定又要被她念:“学校里面的食堂就蛮好吃的。”

结果是不仅我小姨来了,她还带了个女生。

......我他妈才和前女友分手几天啊,这么着急帮我相亲吗。

我小姨说是在门口不知道食堂在哪里,女生带她进来的,要请人家吃饭。

这年头指个路都能混一顿饭吃了,那咱们谁也别努力了,就找个路况复杂的地方一蹲,指路就能混好一天三餐。

我看着女生,朝她微微一笑:“谢谢你帮我小姨指路。不介意的话,中午一起吃个饭?”

如果聪明的话就应该说,对不起,我待会儿还有事儿,不麻烦了,这是我应该做的,我是社会主义接班人,我的名字叫红领巾。

但是偏巧这个不怎么聪明:“啊你是王俊凯学长啊,久仰大名,我也是软件学院的,我是14级的冯瑶瑶。”

又一个不知道我底细单纯被这张脸迷惑的傻孩子。

“原来是你学妹啊小凯!”我小姨夸张的一笑,“那就中午一起吃饭吧,我请客!”

......我一点也不想去怎么办。

最后还是在我小姨的半强迫下吃了午饭。

说实话冯瑶瑶是漂亮的。虽然没有郑梓琦漂亮,但是属于那种长辈喜欢的乖巧的好看,没有郑梓琦漂亮的那么锋芒毕露。

那又怎么样,她又不是要和我小姨在一起。

我意兴阑珊的戳着碗里的米饭,也不知道王源这个时候在干什么。有没有好好吃饭,还是在看书?

等我转过神的时候,我小姨已经拿起了包,说是有事要走了,让我送人家小姑娘回寝室。

大白天的需要送回寝室,我也觉得很诧异。我小姨刚走,我就想和冯瑶瑶说,你快该干嘛干嘛吧,我要回寝室找我小室友了。

还没等我开口,冯瑶瑶就抓住了我的手臂轻轻地摇了摇:“学长,我们去散散步吧?”

我张了嘴刚准备说话,就听见了一声刺耳的餐盘掉到地上的声音。

不锈钢的餐盘和光洁的大理石地面,声音刺耳的让我心悸。

王源的刚拿到手的餐盘掉在地上,他手里还捏着勺子,看上去不知所措。感应到了我的目光,他才抬起头来,露出一个要笑不笑的表情。

“喂,王源——”我刚喊出声,王源就像忽然清醒过来一般,没管餐盘,头也不回的跑了。我刚想追上去,就被冯瑶瑶拉住了:“学长......”

我掏出手机给王源发了条短信,然后看着冯瑶瑶:“好啊,我们聊聊。”

冯瑶瑶的脸激动的红了起来,像是个猴屁股:“谢谢......谢谢学长!”

我在位置上接着坐下来,斜眼看着冯瑶瑶:“听说你喜欢我?”

冯瑶瑶似乎没有想到一上来我就这么直接,有些呆愣,也有些尴尬:“啊,我是一直都很喜欢学长,因为学长对人很好,斯文有礼,而且,而且......而且工作中也很厉害!”

呵,这人真好,这他妈说的是我吗?显然不是啊。

最后那个而且想而且出来的是长得帅吧?

我这个人其实脾气很不好,怕麻烦,懒的要命,毛病一大堆,她说的都是我装出来的。她喜欢的是我所维护的那个“王俊凯”的招牌,而不是我王俊凯这个人。

她没见过我打游戏满嘴脏话的样子,也没见过我发高烧躺在床上脆弱不堪的样子,更没见过我因为找工作怂到极点的样子。

可是这些,都是我只会展现给王源的一面。

迷茫了这么多年,我终于找到了答案。

我喜欢的那个人,从头到尾都是那个会为我伤心为我难过为我开心的王源。

冯瑶瑶这姑娘智商太下线了,光看脸的世界还是行不通,好好修炼修炼自己比什么都强。以为我没看见她的小肚子吗?

但是这些道理我没打算告诉她,自己去悟吧。

“我不喜欢你。大概是因为我喜欢理智,而你姓冯吧。”

 

王源不见了。寝室没有,图书馆没有,自习室没有,手机也打不通。我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在校园里横冲直撞,遇见一个人就恨不得揪着他的领子问“你看没看见我家王源”。

当然是没有。

天都快黑的时候,我才在校门口看见了王源。

甚至不能说是看见,他一头扎进了我的怀里。

“王俊凯,好不容易盼着你和女朋友分手了,你又给我弄回来一个!你行啊你......你真是个......”

他可能喝了点酒,两颊微微发红,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,像一只可爱的小猫。

怎么刚才那个叫冯......冯什么的女生看起来就像猴屁股,王源看起来就这么可爱呢,可爱的不得了。

我伸出手把人轻轻地护在怀里,期待他会用什么词来骂我。

“你真是个笨蛋!混蛋!鸡蛋!鹌鹑蛋!松花蛋!”

“......”

他捏着我的衣领,终于忍不住了,冲我吼道:“你不知道吗,我喜欢你啊!第一次见你就好喜欢好喜欢你,所以我明明知道自己晕车,还是坐到了最后一排你的旁边。我都吐了你还那么耐心的照顾我,我真的是好喜欢你呀......可惜下车没要到联系方式你就走了。我想了你整整一年,打开寝室看到你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开心吗......”

“刚在想要不和你表白吧,你就和郑梓琦在一起了......我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了分手,结果你现在又和别人不清不楚......我好讨厌你......我也好喜欢你......怎么办?”

我的心忽然像被丘比特之箭完全射中,酥酥麻麻的感觉从心脏缓缓出发,顺着血管流向四肢。

我喜欢的人,刚好也喜欢我。

我揉了揉他的头发:“你没看到我给你发的短信?”

王源愣了愣,好像清醒了一些:“今天我好像忘开机了,你等我看看。”

手机缓慢的开启,短信终于送达。

“别跑啊,我喜欢你。”

王源握着手机,对我微微一笑。

这是我失恋的第六天,也是我恋爱的第一天。

一个坑填平了!!!开心!

走了我去闭关填坑了不要想我......

评论(37)
热度(1253)

中二病的浅茉茉

最幸福的大概就是永远被深爱。

© 中二病的浅茉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