狐狸的报恩

狐狸精源x道士凯

只是萌而已(๑•̀ω•́๑)

从前有座山,山上有座庙,庙里有个老和尚和一个小和尚。

你以为故事的发展是待会老和尚会给小和尚讲故事?那就错了。

这座庙旁边有这个老和尚开的道观,道观里有个还兼职做老和尚的老道士和一个小道士。老道士目前云游四海去了,道观里只剩下小道士王俊凯。小道士王俊凯,和隔壁庙里的小和尚刘志宏关系很好。

这天夜里,小道士王俊凯正在道观里做例行功课,小和尚刘志宏就屁滚尿流的跑了进来:“师......师兄......有鬼啊!”

王俊凯放下手中的书,皱着眉对刘志宏说:“师弟,昨天的雷给你劈傻了?你还记得刚入门时师父说的话吗?这世上本无鬼神,信的人多了,也就有了鬼神。”

王俊凯他师父虽然是个道士兼和尚,但是一贯不信这一套,从小就教导王俊凯,所以王俊凯深以为然。

“可......可是......”

刘志宏还想说点什么,就被王俊凯打断了:“师弟,如果你还执迷不悟,别怪师父回来以后,师兄要向他老人家告状了啊。”

特别的无情。

刘志宏甩甩袖子走了。

这山上的寺庙和道观都是老和尚开的,也算各有分工。比如刘志宏就负责给人超度,王俊凯就负责除妖避邪,偶尔兼职算个命。

鲁大娘家一晚上丢了五只鸡,找王俊凯给算算。王俊凯扛着自己那把缺了个角的桃木剑,闭着眼睛摇头晃脑的掐指一算:“大娘,你家有妖!”

妇道人家,也听不出来王俊凯是胡诌的,立马慌了神:“那......小师父怎么办啊?”

王俊凯装作很苦恼的样子:“只能贫道出马了啊。”

祭祀的台子一摆,黄符一贴,王俊凯拿着桃木剑就跳了起来,一边嘴里还念念有词,仔细一听还挺绕口的:“蒸羊羔儿、蒸熊掌、蒸鹿尾儿、烧花鸭、烧雏鸡、烧子鹅、炉猪、炉鸭、酱鸡、腊肉、松花、小肚儿、酱肉、香肠、什锦酥盘儿、熏鸡白脸儿、清蒸八宝猪、江米酿鸭子、罐儿野鸡、罐儿鹌鹑、卤什件儿、卤子鹅、山鸡、兔脯、莱蟒、银鱼......”

最后拿起碗含一口水吐在黄符上,符纸上立马出现一只小狐狸的形状:“成了!”

鲁大娘高兴地不得了,留王俊凯吃了一顿饭,临走前还用油纸包了一只鸡让他带着。王俊凯假意的推脱了几下,然后拿着鸡兴高采烈的走在回道观的路上。

子不语怪、力、乱、神,就不能相信科学么?坚持朱元璋的领导,在儒家思想的指导下,高举封建社会的大旗,才能不被骗啊。

王俊凯摸了摸自己撑的滚圆的肚子。自己真是个道教的叛徒啊,不过有饭吃,有鸡拿,背叛的合理!

等到上山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。王俊凯没带灯笼,从怀里掏出个火折子。火折子的火光很小,只能勉勉强强照亮几步路。王俊凯吞了吞口水,在心里默默给自己打气。

俊凯你大胆的往前走啊!往前走莫回呀头!通天的大路九千九百九十九呀!

王俊凯从小就怕黑。小时候走夜路都有师父或者师弟陪着,自己一个人打死也不会走夜路。今天主要就是吃的得意忘形了,一时间没注意天色。

四周更安静了,连夜里应该出现的那种蛐蛐叫也没了。王俊凯攥了攥拳头,轻轻地念了声“阿弥陀佛”。

怎么看都是如来佛祖比较厉害,反正都背叛道教那么多次了,也不差这一次了。

他没说话还好,一说话,周围忽然冒出来一朵朵白白的、蓬松的东西,伴随着阵阵若有若无的低低嘶吼。

师弟昨晚和他说,遇见鬼了。

妈呀他遇见鬼了!!!

“啊师弟我遇见鬼了啊!!!”王俊凯嚎叫了一嗓子,飞快的往山上跑。

听见他的声音,为首的那只小小的白狐狸忽然抬起头看了他一眼:“艾玛啊兄弟,咱们吓错人了!”

但是王俊凯已经听不见了。他飞快地跑上了山,回到道观里紧锁住大门。想了想又觉得不保险,准备抱着自己的被子去隔壁寺庙找师弟凑合一夜。他刚收拾好东西准备出门,就看见一只白狐狸蹲在他的门口,大尾巴在地上扫来扫去的。

这是一只很漂亮的白狐狸,通体雪白,只有额头正中间有一抹红痕,体积倒是不大,只有成年男子小臂大小,看起来应该是个幼崽。

要是搁在往常,绒毛控王俊凯可能就摸上几把了,但是今天实在是他着急去找师弟,绕过白狐狸就准备出门。结果没想到这小狐狸挪了一步,挡住了他的路:“那什么,刚才对不起啊,我不是故意的,我吓错人了嘤QAQ”

王俊凯左看看右看看。没人啊?谁在说话?

“低头,我在这儿呢嘤QAQ”

王俊凯低头,看见那只小狐狸嘴巴一张一合的在说话:“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呜呜呜呜QAQ”

狐狸。在说话。

卧槽师父救命啊!有妖怪!

王俊凯“嘎嘣”一声就晕过去了。

 

第二天早上,王俊凯悠悠转醒。

昨天......做了法吃了饭还收了鲁大娘一只鸡......然后上山......然后好像他遇见鬼了!

卧槽他遇见鬼了啊!

王俊凯惊坐起来,想找师弟商量商量怎么办。

诶,他旁边好像有个人?

好像被王俊凯弄醒了一般,那人缓缓坐起来,揉着眼睛:“你醒的好早啊......≡ω≡”

男的,光着腚,妹有穿衣服,在他的被窝里。

王俊凯的声音都有点颤抖了:“......你是......?”

“我是王源啊......”他好像还有点困,揉着眼睛打着哈欠,胸前两点粉红很可爱的在王俊凯眼前来回晃动。

王俊凯松了口气。有名有姓的,肯定是个正常人。妖怪什么的,不都有个古里古怪逼格很高的文雅名字么。

王源揉了揉脸,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:“我就是昨天晚上那只小狐狸呀!o(*////▽////*)q”

王俊凯觉得自己又要晕了。晕以前还要叮嘱一下王源:“你把衣服穿上呗......”

“穿衣服......?”王源的表情变得有点迷茫,指了指王俊凯身上的衣服,“这个?(⊙v⊙)”

王俊凯点了点头。

王源起身站在地上,打了个响指,变了套雪白雪白的衣服。但是他穿在身上,好像怎么都觉得不舒服:“好难受......QAQ”

王俊凯无语了:“......那你还是光着吧......”

王源得了令,高兴地不得了,立马又变得光溜溜的,唧唧差点戳到了坐在床上的王俊凯的脸上。

“......”

妈的,这都什么事儿啊。

 

好不容易把王源又塞回被窝,王俊凯头大的不得了:“你......你跟着我你要干什么......?”虽然我师父说这个世界上没有鬼神,但是你的出现已经让他啪啪打脸了。妈呀妖怪都干啥?是不是要吸我阳气!

可怕。

说到这个王源的眼睛就变得红起来了:“昨天晚上认错人了,本来不是想吓唬你...... (╥╯^╰╥)”

“......那什么,没关系......”王俊凯揉了揉太阳穴,装作不在乎的样子。“我真没什么事儿,你快走吧......”

“你肯定生气了你都赶我走了QAQ”明明是只小狐狸,脸上却露出了小狗一样的表情,“嘤嘤嘤你别生气了好不好QAQ”

“我真的没生气......”

“那你还赶我走QAQ”

“那我不赶你走......”

“好吖!(*/ω╲*)”

“......”不但没赶走这只狐狸,还让他住了下来。

王源的肚子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,他有点不好意思的抬头看着王俊凯:“咱们什么时候吃饭吖?⁄(⁄⁄•⁄ω⁄•⁄⁄)⁄”

王俊凯愣了一下,起床准备烧火做饭。准备的时候还客气的问了一下:“你想吃点什么?”

到底是不懂事的小狐狸,听不出王俊凯客套的意思,一口气报了一大串:“蒸羊羔儿、蒸熊掌、蒸鹿尾儿、烧花鸭、烧雏鸡、烧子鹅、炉猪、炉鸭、酱鸡、腊肉、松花、小肚儿、酱肉、香肠、什锦酥盘儿、熏鸡白脸儿、清蒸八宝猪、江米酿鸭子、罐儿野鸡、罐儿鹌鹑、卤什件儿、卤子鹅、山鸡、兔脯、莱蟒、银鱼......”

王俊凯装作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,把昨天鲁大娘给的鸡热了一下。

他前脚把鸡放在桌子上,后脚盛完粥回来,桌子上就只剩下一堆鸡骨头。王源打了个饱嗝:“是鲁大娘家的鸡吧?好吃!(¯﹃¯)”

......他说鲁大娘家为啥一夜丢了那么多鸡。

早饭没了,他只好去隔壁寺庙找师弟刘志宏蹭饭。刘志宏刚起不久,正在烙饼。王俊凯左右看了看,没发现王源的身影,压低声音和刘志宏说:“师弟,我遇上妖怪了......”

刘志宏放下手中的锅铲,皱着眉对王俊凯说:“师兄,前天的雷给你劈傻了?你还记得刚入门时师父说的话吗?这世上本无鬼神,信的人多了,也就有了鬼神。”

“......”用他当时的话堵自己。

王俊凯还想说点什么,就被刘志宏打断了:“师兄,如果你还执迷不悟,别怪师父回来以后,师弟要向他老人家告状了啊。”

特别的无情。

王俊凯甩甩袖子走了。

过了一会儿,王俊凯又回来了,照着刘志宏的脑门给了一下子,拿着他烙好的饼就走了。

更加的无情。

拿着饼回了道观,就看见了蹲在门口的王源,泪眼汪汪的看着他手里的饼:“王俊凯,我又饿了...... ╥﹏╥”

“......”

 

王源虽然是个妖怪,但是日常表现的很乖巧。除了吃的饭比较多,不给饭吃会哭,真的很安分。

......就是有时候非要执拗的帮他干活,他有点不理解。

干活就算了,偏生还干的不好,不是打了碗,就是碎了锅。王俊凯无数次的想跪在王源面前说,狐狸爸爸,我求您了您别干活了,放着我来......

但是但凡他表现出来丁点这种念头,王源的眼睛就会变的红通通的,一包眼泪要掉不掉。

可爱的让王俊凯想把这小家伙抱到怀里狠狠地揉!

明明是只小狐狸,但是有时候真的像是一只小兔子,那么乖。

不仅乖,而且软。有时候睡着了会不知不觉变回原形,摊着小肚子,打着小小的呼噜,蓬蓬松松的大尾巴轻轻地颤着,可爱的不得了。

但是毕竟是只妖怪,王俊凯还是提心吊胆了很久。

早上睡醒,王源第一件事就是找王俊凯:“抱!(づ。◕‿‿◕。)づ”

好,抱。

太阳好的时候,王源第一件事就是找王俊凯:“晒太阳!(づ。◕‿‿◕。)づ”

好,晒太阳。

下雨的时候,王源第一件事就是找王俊凯:“生小狐狸!(づ。◕‿‿◕。)づ”

好,生......

我擦嘞?生啥玩意?生小狐狸?

王俊凯瞪大了眼睛:“谁生?”

“我生吖!(*/ω╲*)”王源有点害羞

王俊凯更加惊讶了:“你不是公的么?”

王源点了点头:“我是吖!(⊙v⊙)”

外面的雨下得更大了,两个人相对无言良久,王源才反应过来貌似自己真的生不了小狐狸,化成原形,焉了吧唧的趴在门口玩水。

哎呀话本里都是骗人的呀......生不了小狐狸还怎么报恩啊......

两只小耳朵无精打采的趴了下来,雨滴落在小小的爪心里。

不开心。(;′⌒`)

王俊凯揉了揉小狐狸的头:“今天给你做一道重庆鸡公煲。”

好耶!ヽ(✿゚▽゚)ノ

养这么一只可爱的小狐狸貌似也不错。

 

但是吃的有点太多了啊......

王俊凯摸着米缸里剩下的最后一点米,愁得头发都要掉下来。看着怎么瘦小的一个人,怎么那么能吃啊......

“王源,我下山买点粮,你别乱跑啊。”叮嘱了王源,王俊凯就收拾收拾准备下山。

王源坐在床上裹着被子,一双大眼睛乌溜溜的看着王俊凯,也不知道听没听懂。

但是王俊凯没走成,因为刘志宏来了。

刘志宏走进来的时候,也是一脸苦逼:“师兄,我没有米了!”

王俊凯忽然觉得有些心虚。要知道他上次买米是和刘志宏一起去的,他的米没有了是因为养了王源,刘志宏的米没了......

要死要死要死!王源不会饿的真的去偷刘志宏的米吧?

哎呀王源不可能啊,长得那么可爱的小狐狸......

联想到鲁大娘丢的鸡,王俊凯觉得,偷米的人非王源莫属了。

但是显然刘志宏的智商比较捉鸡,没有往有人偷米这方面想:“师兄......”

刘志宏看起来紧张兮兮神神叨叨的,冲王俊凯招了招手。王俊凯心里是不爱搭理自己这个脑子时不时抽个风的师弟,但还是忍住了,附耳上前:“师兄,你还记不记得一个月前你和我说,你遇见鬼了?”

王俊凯摇了摇头:“不记得。”

“哎你——”刘志宏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师兄,我觉得咱们这山上,真的有鬼!且不说我这吃的特别快的米了,我的衣服都坏了好几件,碎的完全穿不了——”

王俊凯直接打断了刘志宏的话:“师弟啊,你太封建迷信了!你还记得刚入门时师父说的话吗?这世上本无鬼神,信的人多了,也就有了鬼神。师弟,如果你还执迷不悟,别怪师父回来以后,师兄要向他老人家告状了啊。”

刘志宏想说点什么,最后还是叹了口气,伸手去揭开王俊凯的米缸:“既然如此,师兄你——”借我点米。

......谁能想到王俊凯的米缸比他的还要惨,刘志宏眯了眯眼睛,觉得事情有点不对。

他!师!兄!是!不!是!包!养!了!一!个!姑!娘!

在王俊凯反应过来之前,刘志宏飞快的推开王俊凯卧室的门。

......好失望,并没有什么姑娘,只是在被窝里有个没穿衣服的裸男。

没穿衣服的裸男?!

刘志宏笑得开心,像一只花蝴蝶一样飞走了:“师兄,我先去写信给师父告状了!”

王俊凯没拉住刘志宏,眼睁睁的看着这幺蛾子飞了。

 

一周以后,王俊凯收到了一封来自他师父的信,大意就是,傻徒弟啊,你英俊帅气的师父在外面很好,你呀也要好好的,不要喜欢男人!你师父给你安排了相亲,你快去看看,不去也行,你可能不知道你钱庄存钱的印子在师父这里,你要是不去,师父就把你的银子嘿嘿嘿了哟~

看完信的王俊凯冲到寺庙里,把刘志宏拖出来揍了一顿,把信纸塞巴塞巴让他吃下去了。

晚上回去和王源说了第二天他要下山。王源正在床上玩纸团,听见这话问他:“你下山去做什么吖?(⊙ω⊙)”

王俊凯实在是不愿意把这种事情具体的和王源说,就没说话,任凭王源问了半天也不松口。王源有点生气,化成了原形,小小一只背对着王俊凯躺着,就差在毛茸茸的后背上写着“宝宝不开心”。

王俊凯按捺住把小可爱抱进怀里的心情,转身睡觉了。王源背对着王俊凯委屈的不得了,把自己的小爪爪放到嘴里啃着,啃了半天还是觉得好生气,抽出来把口水全蹭到了王俊凯的衣服上。

你这个大坏蛋哼!(。•ˇ‸ˇ•。)

第二天王源就悄悄跟在王俊凯的身后下了山。

王俊凯掏出铜钱买了俩烧饼。

王俊凯收下了鲁大娘送的鸡。

王俊凯进了村子里最好的茶馆,在一个姑娘对面坐下,两个人相谈甚欢,话语间好像谈到了什么婚嫁......

王源有点委屈的躲到茶馆后面的草垛上,小小的身子团成一个毛团儿。

来之前,他娘跟他强调过无数次阴阳调和阴阳调和,他一只公狐狸报不成恩的,他还不听,现在好了......

不对啊,他是妖精啊,他可以变身啊!

王源刚才还有点无精打采的耳朵立马立了起来,他抖了抖身上的杂草,迈着小碎步,优雅的离开了。

茶馆里王俊凯也终于和姑娘说完了:“婚嫁讲究你情我愿,王某有心上......人了,师父就是瞎胡闹,还请姑娘见谅。”

说完这话,王俊凯就把一锭银子放到了桌子上:“掌柜的,你们这最有名的鸡汁包给我打包一份,我带走!”

王俊凯揣着鸡肉馅饼和鸡汁包,手里还拎着鲁大娘给的鸡,兴冲冲的走在回道观的路上。

结果回家就看到了头上插着珠花,脸蛋子抹的通红,还穿着齐胸襦裙的王源。

因为没有胸,裙子都快掉到胸口了。

王俊凯把鸡放在地上,握紧了自己的桃木剑。

妖孽,快现形!

王源看王俊凯的姿态,顿时有点泄气:“还是不行吗?”

“啊?”王俊凯有点懵逼。

王源瘪了瘪嘴:“我可喜欢你了呀。”

你可能不记得了,十年以前你救过我。那时候我太小,法力太弱不会化形,还总爱调皮跑出去玩。

那一年是饥荒,大家都饿的不行了,我被刘志宏抓到了,他要吃了我。

刀子已经抵在了我的额头,是你出现,救了我,给我止了血还放我一条生路。

那个时候的我还不会说话,但是我想告诉你,谢谢你。

所以我想尽一切办法,把我能给你的都给你。

一只快要死掉的瘦不拉几的鸡,半块好不容易挖出来的红薯,一些我觉得顶好看的亮晶晶的东西。

但是我又怕你知道,这是一只狐狸送给你的,所以每次送完我就快点跑。

十年啦,我一直躲在你身后看你。

你在树下看书的样子真好看,你喝水的样子也真好看,你吃饭的样子也好看。

我是一只狐狸,我最喜欢吃鸡啦!

我想呀,要是能够和你在一起,就算一辈子不吃鸡也无所谓。

终于可以化成了人形,十年后的我,才敢出现在你面前,用最拙劣的方式报答我的恩情,我的喜欢。

虽然可能我还是失败了吧......

说到这里,王源忍不住抽了抽鼻子。王俊凯笑了笑:“终于承认你喜欢我了?”

“嗯?~(๑• ₃ •๑)”王源的一双大眼睛还是水汪汪的。

王俊凯把油纸包推到他的面前:“喏,鸡肉馅饼,鸡汁包,鲁大娘的鸡,全都给你。”

 

十年以前,遇见了这些年以来,最厉害的饥荒。

厉害到什么地步呢?

饿得我觉得喘气都累。

我这么挑食的人,居然都在想,这时候有食物出现在我面前,哪怕是一只耗子,我都愿意吃下去。

刘志宏在外面叫唤,说他抓到了一只狐狸,我们有吃的了!

我艰难的走出去,看到被刘志宏捏在手里的可怜小狐狸。

明显还是只幼崽,小小的。应该也是饿到不行了,皮毛都有些暗淡,但是一双大眼睛还是亮晶晶的。

额头已经被刘志宏的匕首抵住流下了血,可怜又无辜的要命。

我叹了口气,还是救下了这只小狐狸,给它止了血,放它一条生路。

白色的小狐狸双眼之间有一抹红痕,离开之前眼睛还在巴巴的看着我,似乎在对我说谢谢QAQ

好奇怪,我居然能读得懂一只狐狸的表情。

这是一只很有意思的狐狸。

从那以后,早上我的门口经常会出现一些东西。有时候是一只快要死掉的鸡,有时候是半块红薯,有时候是一些亮晶晶的东西。

我知道是它送的,因为它就躲在门口的大树后面,毛茸茸的大尾巴还没来得及收回去,直接暴露在我的视线里。

我知道,这只狐狸一直都在看着我。

我读书的时候,它就躲在对面的灌木丛。绿油油的树叶里露出一个白色的脑袋。

有时候我也会在院子里泡茶,小狐狸也在看着我。

又一次可能是因为风吹的刚好,太阳也刚好,它居然趴在树后面睡着了。

摊的平平的,小嘴微微的张着,露出白色的小牙和粉嫩的小舌头,小爪儿爪心向上,还随着呼吸微微颤动。

可爱的不得了。

我想,我真的好喜欢这只小狐狸呀。它如果是个人多好。

嗯......虽然是只公狐狸,我也喜欢。

没想到我的美梦居然成真了。

他出现在我的房门口,会说话,第二天居然变成了一个英俊的少年。

喂小狐狸,你自己送上门的呀。

 

“我想呀,要是能够和你在一起,我愿意一辈子给你找最好吃的鸡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生日快乐,我们小长夏 @长夏 

全世界最好的长夏宝宝,没有你我可怎么办。

当初莫名其妙的认识了,到现在已经多久了?真的是非常幸运吧。

如果放任咱俩呆在一起聊天,可能聊上几天几夜,甚至大半个月或者一辈子,都没有问题。

一开始陪着我的人都走了,现在你还在,我就觉得自己还可以写下去。

我们童颜小美女,生日快乐!今天的茉茉也炒鸡喜欢你,咪啾!

一篇除了萌一无是处的文送给你,因为你就全世界最萌呀!

评论(46)
热度(908)

中二病的浅茉茉

最幸福的大概就是永远被深爱。

© 中二病的浅茉茉 | Powered by LOFTER